她叫韓敏

lixifeng0926 好壹個潑猴


如無意外,今天應該是最後一次有防疫人員上門做核酸了。整棟樓自4月11日以來,所有居民全部被要求足不出戶,每日安排固定醫護人員上門進行核酸采集,截止到目前未發現有新增的陽性病例。我所在的這層樓安排了一個很溫柔的姑娘過來采集核酸,她就是標題提到的——韓敏,而她的名字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自被封鎖在住處以來,每天雖然有自己的事情在忙,但無非就是搬起舊書啃一些以前未曾靜下心去讀的東西,畢竟這一大段空閑無人擾的時間實在難得。雖說有具體的事情在做,但日子的確枯燥。窗外除了鳥鳴,就是高音喇叭一遍一遍叫囂著。而每天唯一的“正經事”就是配合做核酸


雖然疫情封了樓,但每天早上我還是要開門通風很長時間。在通風的時候,聽到樓道裏有窸窸窣窣的聲音,聽到聲音我也就應聲到了門口,她剛好也走到了門前,那是她第一次過來做核酸。唯一的對話是我報了身份證號碼給她,之後她就熟練按照流程做著樣本采集的工作。不再是口腔采集,而是捅鼻子,這第一天眼淚就被捅了出來


第二天,起床略晚一些,也就剛洗漱完畢,還未來得及開門,就聽到“鐺鐺鐺”的敲門聲。開門一看又是她,雖然防護服把她遮得嚴嚴實實的,只能看到一雙眼睛,但她的聲音很溫柔,說話輕輕的,照常報了身份證號碼給她,戳鼻子的時候,她一直在說“放松、放松……” 之後的每日大概都是如此,不同的是,我再沒讓她敲過門,早早的開門等著她過來,聽到防護服那細微的摩擦聲時,我就起身到門口迎她。有時也會沒來由的問些防疫相關的事,對話至多不超過2個來回,每天看到她的時間,大概也就1分鐘左右


就這樣每天都是如此。有一天,她又見我在門前迎她,說了句:


“你在等我喔” 

“沒有,早上習慣通風而已” 

“身份證”

“3412031992……”

“放松、放松、放松……”

“臥槽酸爽!謝謝你啊” 

“拜拜”


記不太清過了幾天,核酸采集頻率有了改動,從每日一次降到了2、3天做一次,期間還換了一個陌生的醫護人員過來采集了一次。自這個“陌生人”采集之完畢之後。突然想來,這些日子雖然並不知道與她相關的更多信息,但已經有了“熟人”之間的那種非陌生感——我實在想不出能用什麽其他詞來形容這種感覺。機緣之下,既然不再是陌生人,那以後想起她來時,可能想到也就是我被關在住處的這段時間,以及她溫柔的聲音,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想到這裏,看著桌子上的相機,突然有了想給她拍一張照片的打算。有了這個念頭之後,突然擔心起來,她以後還會不會再來了?會不會以後只有那個陌生人過來,如果是這樣,我想這一年可能又多了一個小小的遺憾了


好在今天最後一次采集,她來了,不同以往的是,身邊多了一個同行的同事


“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我忘記她怎麽回我的了,之後我向她提出了給她拍張照片的請求,她略帶猶疑的說:

“搞什麽東西,行吧”


她站在門口,與每次給我采集核酸時站的位置並無不同,大概耽誤了她不到一分鐘的工作時間,給她拍了張照片。她能同意我給她拍照,我還是挺開心的。做完核酸之後,相互說了拜拜。我想以後應該再也不會有什麽交集了,她留下的只是一張照片和輕輕柔柔的聲音而已


原本我想事情到這裏也就應該算結束了,但看著相機屏幕上的照片,“這張照片應該給她看到的”,我心裏這樣想著。隨即將照片進行了簡單的處理,並打印了出來,剛好住處還有一個小小的閑置的相框,白色的,宜家買的,挺素的,剛好與這張照片還蠻搭的,就裝裱了進去。哈,蠻精致的~  


緊趕慢趕的把照片處理、打印、裝框,擔心她工作做完後就匆匆離開了,萬一這照片送不出去豈不又是憾事。所以弄好後,抓了個口罩就從樓梯飛奔下樓了,這也是自隔離期以來第一次下樓。好在在13樓碰到了她,她今天的工作剛結束了,正要往回走,如果再慢2分鐘,恐怕這照片就只能留在我這裏了


照片遞給了她,她道謝。我也就離開了,但走了幾步覺得應該知道她的名字,就回頭多問了一句:


“你叫什麽名字?”

“韓敏”

我並沒有聽清。

“什麽?”

“韓敏,韓國的韓,敏感的敏”


之後,我們在樓梯間打了個招呼,算是告別。她按下了電梯按鈕,我也轉身上樓去了


碼這些文字之前,我發了個朋友圈,就是她的照片,朋友們都追問有無索要手機號,我只是回復:慫了慫了


其實,我覺得有必要知道她的名字,但到這一步就可以了,因為以後如果再向誰提起,就不用再用“大白”這個我不太喜歡的代號稱呼她了,我會說:韓敏怎樣怎樣……,這樣那就是一個具體的、獨立的形象了,不再是一個“群像”,我覺得這樣就很好


當然,肯定有人會說你是不是喜歡她?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我喜歡。但稍微熟識我一點的人都知道,我對TA人的喜歡,我可能會同旁人說,或者直接告訴TA,但這個喜歡僅僅是喜歡而已,就是在意識裏我覺得這個人很好,是可以做朋友的,這樣的人我都是喜歡的。現在人把喜歡看的太重,把愛看的太輕。但它們之間隔著的是萬水千山,喜歡是可以輕易說的,但愛太珍貴,是不敢亂語的


我想她今天應該會很高興,因為她肯定感覺,我並無惡意;甚至可能會在朋友圈發個動態什麽的,如果非要讓我隔空對她說些什麽,我想說:謝謝你,在灰色的疫情之下,你用自己的獨有的溫柔與善良影響著每一個人遇見的人。謝謝你,韓敏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