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義齒”的哲思

繆定根 在符號中以哲求美


20世紀60年代,美國密蘇裏州堪薩斯市的化學家Clark Smith,在義齒修復方面做出了巨大貢獻。他從自己的牙醫朋友那裏了解到全口義齒修復中,醫生最頭痛的兩大問題,一個是固位,一個是疼痛。為了修復不合適的義齒對黏膜所造成的傷害,他開發出彈性樹脂材料聚甲基丙烯酸乙酯(PEMA)用於義齒基托組織面。經過反復試驗,他發現這種材料不僅能夠緩解疼痛,促進黏膜創傷的愈合,還能因為襯墊使得義齒基托與黏膜更加密貼,使義齒更舒適,固位力更強。由此克服了義齒制作的困難局面,形成一種新的治療和修復方式。這種材料被稱為組織調整劑(Tissue conditioner),簡稱TC。




同時代在美著名的口腔臨床醫生Earl Pound(1891~1979),以其一生致力於疑難病例的修復。在TC材料問世後,Pound形成了“治療義齒”的雛形,並在1973年出版專著《personalized denture procedures———dentist’ manual》。Pound在1965年提出了預備義齒(preparatory dentures)的概念與技術,該技術在一定程度上,為伴有疼痛、不美觀、義齒松動訴求的無牙頜患者提供了一種治療方式。伴隨著組織調整劑(tissue con-ditioner,TC)的出現,先後有多位學者針對義齒基托邊界不精確、組織面不精細、頜位關系不良等諸多不利於全口義齒修復的因素,對預備義齒技術進行了細化和改良,逐漸發展出以暫義齒形式協調組織面和咬合面的治療性義齒(treatment denture)技術。


       

       治療義齒的出現,是全口義齒修復學歷史中的重大事件。但其背後思想哲理早在二千五百年前,古希臘哲人那裏就有了伏筆。治療義齒在生活上的通俗例子,就是居民小區裏的綠化問題:懶惰而蹩腳的設計師會在小區的中庭鋪設一片規整的草坪,然後按照簡單的幾何結構在草坪上辟出小徑;而高明的設計師會多花一些時間,先是在所有可以鋪設草坪的地方盡情地鋪設,然後靜候著人們住進小區並在草坪上踩出若幹條小路來,然後設計師才會根據這些被人們自然踩出的小路來設計草坪裏的通道。


      在思想哲學領域,亞裏士多德用《政治學》來更好地詮釋這一治療思想,他正如那個高明的園林設計師,而柏拉圖的《理想國》在這個問題則顯得過於自信了,誤以為在無比復雜的生物系統面前憑借人類理性能找到頂層設計方案。在我們口腔臨床治療思維裏面,特別是面對顳下頜關節領域的介入治療可能要有哈耶克“自發性秩序”的思維模式。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