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草一木皆有情

寫小說的玉壺冰心 婧心觀古今

讀王劍冰的《好樹如詩》,李漢榮的《榆木書桌》,肖復興的《天壇古柏》這種文化散文時,我很贊嘆作者的才思不凡,能由一棵古樹聯想那麽多……並能將文章主旨升華到中華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傳承。
很贊嘆作者的功力,我也很想看到這樣一棵古樹,贊嘆之外,更想共情共鳴一下。
教室窗外有一棵梧桐樹,有一天有位同學問我那紫色的花是什麽,我找了好久才發現零星幾朵花。
又一周過去了,我看外面的梧桐樹,紫色的如小喇叭一樣的泡桐花盛開在大樹上,燦爛了整個春天。

然而,再一周過去了,我去教室時,驀然發現原來一進屋就映入眼簾的一樹樹泡桐花看不到了,我很詫異,走到窗前向外看去,看到大樹變了模樣,大樹被修整了,可能是因為擋了居民的光照吧,被砍斷的樹枝上露出了一圈圈的年輪……

那一刻,我突然間就很為它惋惜,也突然間領悟了曾經看過的美文中作者的深深感慨。
這棵梧桐樹,二十多年前它就紮根了,這片區域,曾經是一所大學,現在這所大學已經搬遷。這周圍也經歷了很多變化,也有了高樓大廈……這一切,梧桐樹都見證過。春來冬去,晝夜更替,它真的看到的比我們每個人都多。
它是小街歷史的見證者。
那一刻,我懂了我讀過的那些美文,我也懂得了,注入情感,領悟生活,就真的會共鳴於自然界的一草一木的情懷。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