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調度員生活

風雨中的夢境 徐徐念來





我眼中的

調度員生活


調   度

我工作的蘇州供電大樓21層的調度大廳,是一個極其寬闊的地方。兩排桌椅近20個調度台,左前方的某一個在某些時段會屬於我,調度台上的五台屏幕,兩台電話在忙碌時都會被用起來。調度台前是一張三十余平米的超大號拼接顯示屏,呈現著五縣一區的用電曲線情況,調度台後面是半個隔斷,隔斷後面的一排鋼制文具櫃裏放著眾多設備的定值單。大廳左側是常日班同事們的辦公室,裏面是班長、副班長、專職和工程師等,大廳右側是休息室、更衣室和就餐室。

白天時候,班長們會經常來看看在值人員的操作情況,告知一些通知和指示,而當夜深了,樓下不遠處一排排小區的燈火漸明,明晃晃燈光下的調度大廳裏只有難耐的冷清。


入   職

初入職場的新鮮感已經淡去,工作流程在被熟悉之後則意味著專業技能的掌握,和沉甸甸責任的擔負。電網地區調度員的工作職責,在相關規程上寫的很簡潔——“負責地區電網調度運行工作。組織、指揮、指導和協調地區電力系統的運行,依法對地區電網實施調度管理,指揮電網運行操作和事故處理”。

在某種程度上,這份職業就像電網系統的大腦,指揮著運維人員、檢修人員、電廠人員、變電站人員等“四肢”的運作。設備啟動、設備檢修、設備故障……計劃無法涵蓋意外,這個崗位在一天24小時中的每一個時刻都需要有人值守,你要確保正確你拿起電話發出的每一條許可和指令。電力是現代社會運行的動力,電力調度員的日日夜夜守護著電網的一舉一動,也傾聽著萬家燈火、無數企業的一呼一吸。


迷   惘

當你開始第10次值夜的時候,你或許還會有種新奇的興奮,可當你開始進行第100次值夜時,尤其是深夜裏緊急應對電網事故時,你已經明確地知道,值夜是一件十分辛苦且專業的活計了。

近年來社會上有種言論,說電網是一份難得的好工作,尤其是許許多多雙985、雙211的高材生一股腦奔去電網公司。可他們不知道的是,近十年高校裏早已興起了一陣電氣轉CS的風潮。不是這個行業的人大概會覺得這個職業代表著穩定和不錯的收入,可他們會在風雨交加的夜晚注意到那些爬杆搶修的黃衣服和藍帽子麽,會在搬進新房或給愛車充電時想起是誰鋪設了這些電力線路麽?聽到窗外鳥的脆啼聲,想象父母兄弟現在熟睡的模樣,隔著千裏守候他們熟睡到天明。室友的電力檢修車行駛在深夜十二點的歸途,他再一次期盼懷念起未工作前曾度過的溫馨夜晚。


服   務

電網公司,終究是一家生產和服務型企業,她裏面的員工,都是一個個普普通通的勞動者。

很佩服在我之前的那一代代電力工人。倒不是謙虛,而是一種敬畏。小時候,我不知有過多少次在電視機前苦苦等待來電以收看動畫片的經歷,也曾不止一次在雷雨夜,圓珠筆掉在桌案昏黃燭光照不到的床底。然而,在不到20年的時光裏,全社會國民用電量從2004年的2.1萬億千瓦時,增長到2021年的8.3萬億千瓦時,供電可靠性也在不斷提高。三峽水利工程並網發電使波濤化為綠能,西藏孤網和內地主網連通為藏域人民用電提供強力支撐,而全國範圍更是成功投運了許許多多特高壓輸電工程使得國家電網的資源配置能力、經濟運行效率、安全水平、科技水平和智能化水平得到全面提升。


蘇   州

國家如此,蘇州亦是。蘇州是一個極具魅力的城市,它高樓林立,霓虹璀璨;它白墻黛瓦,流水人家;它科技爭先,敢為人前;它生活恬淡,論茶評彈。蘇州中心的繁華熱鬧,平塘街頭的素樸雅致,工業園區現代寬闊,淮海街道的異國風情,蘇州的各式風情背後,有著一份來自電網的支撐。它以全省十分之一的員工數,管轄著六分之一的設備量,供應著四分之一的負荷。同裏新能源小鎮作為新能源技術應用與示範的試驗田,為全國打造新能源小鎮示範提供了先行先試經驗;蘇通GIL綜合管廊工程打造“萬裏長江第一廊!” 是目前世界上電壓等級最高、輸送容量最大、技術水平最先進的超長距離GIL創新工程.....

“電網企業裏人才浪費”,這哪裏對呀,也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國高等教育普及化的現實,但我相信這些勞動者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創造了一份獨特的價值。


光   榮

校園或許存留了我們的少年,但職業一定存留著我們的青年和壯年,也就成了我們生命的一部分,成為了我們自己。人類從來不是一種完全理性的存在,在身體受到損傷時,精神遭到打擊時,我或許會糾纏於虛榮,羨慕那些坐在辦公室免於風吹日曬或是收入遠高於我的職業,可作為一名電網工作者,我願意認為我在從事一件有意義的事情。我從心底覺得這件事情有意義。我們是光榮的勞動者。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