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廣場

柔情1991 我的風情


這裏說的人民廣場並不一定就是指人民廣場,而是廣義的廣場。這個廣場和城市其他的廣場不一樣。

人民廣場湧動著風雲。你一進去就進入了一個巨大的“場”,你會被吸住,不用說話,彼此心照不宣,暗中傳遞著消息,耳語著,或者僅用眼神示意。有個女人根本不打扮,又紅又胖的腫臉,穿著臃腫的衣服,騎著三輪車像賣菜,其實是在低語著:按摩不……沒人理她。車一步一碾壓,一停,挨個問(坐在石凳上的男子),有時候只看一眼不想問便過去了。有個女人抹著口紅,穿著鵝黃色的衣服,戴著貝雷帽,穿著半裙、靴子,打扮極為好看,她抱著一個男人的腿輕柔地撫弄著。有個女人口紅極艷,不禁想象著她的嘴可是男人最愛的地方,也許勝於松弛的陰道。有個女人穿著皮衣(裏面鼓鼓囊囊),肉色絲襪,松糕鞋,背玫瑰紅漆皮包。有個女人穿著長款的羽絨服,頭發盤起來,露出很多黑色發卡,臉上雖老,風韻猶存,細眉、黑眼線、櫻桃小嘴上玫色口紅,戴著手套,黑色長筒靴,擦得發亮。

這是一個下九流的場所。走過一個男人,會聞到濃濃的尿騷味。很多老頭直接躲在拐角拉開拉鏈。那花壇一角地上長久不幹的印跡是剛剛有人尿過。這裏人頭攢動,坐著的,主要是扭到裏面,也有扭到另一邊的。站著的,呆立,想走不走,觀察著,揣測著,等待著,礙路,絆腳,這樣的男子有幾十個。他們就站在人行道中央。年輕人甚至一般人都不打這裏過,走在車道邊上,或者直接走那邊的人行道。大家心照不宣,這裏是女人拉客,男人接頭的據點。

來這裏成了一項重要工作。生理上有欲望便來,而女的,基本上也就那麽幾個。她戴著套袖出來了,比哪個都好看年輕,臉上油光光的,嘴巴上大概是漂過唇,不用抹口紅也是紅艷艷的,因為膚白,很是好看。穿梭在人群中,剛剛送走一個客人,便出來招呼另外一個。錢要不斷,像流水才行。有多少男孩是靠母親做人肉生意讀書的、甚至買房子的。

地上小盒子裏擺放著金剛不倒藥丸,男人呆坐著,並不打算出售的樣子,賣出去賣出去,賣不出去扔了拉倒,靠這個掙買菜錢嗎,不可能。有一個老太將一件長款的綠色羽絨服綁在行李架上,像個幹屍似的,7070塊,主要是太瘦,胖子多,要不早賣掉了。有個男人摸了摸。你要真要,我還給你優惠。她擺出當年上海市場開棚戶賣衣服的架勢。一個老頭跪在一個女人的身上,像車輪碾壓,她趴在那裏,好像沒有了呼吸,任其蹂躪吧。臉憋得通紅。轉眼又換了一個男人,拿拳頭在腰窩處使勁鉆著,像鉆井,還不行,拿個工具來鉆。圍了一圈人觀看。一個個男人用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你,有的老頭甚至走過來低聲說,按摩的是不?有一個男子直接興沖沖地朝你走過來。

有很多女人坐在石凳上,二郎腿,往前望著。你不需要費力觀察,就知道她們是這裏的常客。她們總和一般歇腳的女人不一樣——眼神飄忽著,有種無望,有種可憐,但又有某種堅韌。穿著也不一樣,風塵仆仆的,裏面鼓鼓囊囊,腿上蓋著毛毯衣服,臉上蒙著圍巾(風大),大紅色或者黑色的方根高跟靴子,臉上厚厚的白粉遮蓋著皺紋、斑點、黃。越是遮蓋,反倒越顯得年老色衰。有一個直接大聲喊,來吧來吧,我給你腿按摩按摩,像火車站附近飯店門口穿著黑色蕾絲裙的女人吆喝來吧來吧,吃燴面還是餃子,啥都有。

有一些女人正在給男人按摩,她將卷起的毯子或者舊衣服伸展開,男人仰躺在那上面,她兩手並用,一捋一捋的,使出渾身力氣。有時候,男人坐著,她將他的大腿抱在懷裏,揉搓著。有一些男女只是單純地坐在那石墩上,看熱鬧,曬太陽。

曾經這裏有遛鳥、賣蟈蟈蛐蛐、賣盤碟、賣古玩、賣小人書,做竹編玩意兒、吹薩克斯、唱戲、吹口琴、彈手風琴、捏糖人、做冰糖葫蘆、泥塑的……都不復存在了。一些人整天整天地打牌,躺在椅子上睡大覺,一些人幹坐著,使勁瞅著手機;一些人在人行道上尋尋覓覓。戴著藍色工程帽、穿著藍色制服的兩個男子走向這裏,有一個女人立馬迎了上去。


附:樓下有個老太太,常常到人民廣場唱歌。她說,她有一次直接走上前去,對男人說,你有這200塊錢給你孫子買點吃的穿的不好嗎?花在這上面?你多大了,你不嫌risei(丟人)?男人對她說,我願意,你管不著。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