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在疫情防控關鍵期引入法律顧問

醫事法苑與行政執法

來源:安徽商報、合肥司法行政

疫情防控關鍵期
合肥為啥要引入法律顧問呢?
安徽商報的專題報道
您就會明白~

報道全文來了~

有件事情,今天必須要點個贊。
4月24日,合肥市召開第32次市疫防工作視頻會商會,為合肥市疫防指揮部增設了一個法律顧問團隊。未來,在合肥抗疫中,整個法律團隊將加強對指揮部發布通告的合法性審查
這實際上是一種“自我約束”之舉。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嚴峻當下,盡管每天可能有一萬件事情要做,但心中依然有一根法治之弦,這是一種在壓力面前保持冷靜和理性的體現。
一支法律顧問團隊,“文”不能流調,“武”不能封控,但增設它卻透露出一個重要的信號:在合肥疫情防控的關鍵時期,科學有序防控的前提依然是法治。這一點,政府的頭腦很清醒。
中國人常常說:“非常時期,行非常手段”。
可問題的關鍵是,這個“非常”的邊界在哪裏?唯有求諸於法。
在疫情防控戰中,如何界定公共利益與個體權益的關系?個體又在什麽情況下必須讓渡個人的權利?沒有什麽合適的辦法,也只能求諸於法。
某些地方或個人以疫情防控的宏大背景,肆意擴張防控權力,濫用針對具體事件處置上的自由裁量權。如何辨別這種“濫用”?依然只能求諸於法。
乃至於,我們每個人在疫情防控工作中的底線和原則、權利和義務,都必須要求諸於法。
“法者,治之端也”。如果法治思維不能在疫情防控背景下的治理體系中發揮作用,則必然會把城市推向無序的深淵。實際上,每一篇《通告》、每一次流調、每一次封控、每一次處罰,背後都有一個巨大的法律體系在支撐。你看不到的《傳染病防治法》《突發事件應對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甚至《刑法》都各司其職,像巨大的山石,沉重有力。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勁的時候,越要堅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軌道上統籌推進各項防控工作”。從這個角度出發,加強疫情防控措施和加強涉疫政策合法性的審查是一體兩面,矛盾而又統一。我們運用法治的力量,實際上維護的是共同的利益。如果以後有機會回溯,在疫情期間引入法律顧問來“自我約束”,將是城市治理的一個範例,是一種進步,也蘊含著寶貴的精神傳承。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