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 | 銷售日本核輻射地區食品且無中文標識 上海中院判決十倍賠償

食品案例與分析
違法事實:案涉產品產地為日本東京都,屬於明令禁止進口的日本核輻射區的食品,且無任何中文標識和檢驗合格證明,客觀存在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情形。
判決觀點:一審本案中,霍麗宜並未提供進口貨物的相關報關單據、中文標識、入境貨物檢驗檢疫證明、產品檢驗檢疫衛生證書、海關發放的通關證明等進口食品所應具備的資料。此外,涉案產品標注的產地位於日本東京都,該地區屬於《關於進一步加強從日本進口食品農產品檢驗檢疫監管的公告》中規定禁止進口食品的區域。因此,法院采納耿伯敏主張,認定涉案商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
  二審本院認為,根據我國相關法律規定,進口食品應當經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依照進出口商品檢驗相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檢驗合格方能進行銷售,在上訴人未能提供涉案商品合法來源的情況下,本院對其鑒定申請不予準許。綜上,原審法院認定涉案商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判令上訴人退還價款並承擔十倍賠償金並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21)滬01民終8538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霍麗宜,女,漢族,1979年12月11日出生,住廣州市番禺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鄧勇,廣東廣和(廣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彭程,廣東廣和(廣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耿伯敏,男,漢族,1958年9月12日出生,住江蘇省無錫市惠山區。

原審被告: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長寧區婁山關路533號2902-2913。

法定代表人:朱健翀,執行董事。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由,北京金誠同達(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霍麗宜因與被上訴人耿伯敏、原審被告上海尋夢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簡稱尋夢公司)網絡購物合同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2020)滬0105民初1377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於2021年7月12日立案受理後,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霍麗宜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改判駁回被上訴人耿伯敏的原審訴訟請求。事實和理由:被上訴人耿伯敏及其兒子耿某在提起本案訴訟前,多次以相同方式購買與案涉6瓶“日本宮城峽三件套威士忌”相同的商品並均以訴訟方式進行索賠,對其所購買的案涉商品的品種、種類、品牌、包裝、生產地及其所主張但未經證實的食品安全隱患應為明知,不存在被誤導消費的情形,故被上訴人就案涉商品與上訴人簽訂的網絡購物合同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屬合法有效,一審法院不應判決上訴人退款並賠償。本案系網絡購物合同糾紛,應當適用與合同法律關系相關的法律規定,一審法院判決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互相退還貨款以及案涉商品,判決上訴人支付賠償款缺乏法律依據;被上訴人既沒有提交法定檢驗機構的檢驗報告,也沒有提交食品安全監管部門關於案涉商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認定意見,一審法院不應當認定案涉商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被上訴人以索賠為目的購買案涉商品,購買案涉商品只是其索賠中的一個環節,其行為整體具有營利性,屬於變相的經營行為,故被上訴人不屬於消費者,一審判決不應當使用食品安全法關於消費者索賠的規定支持被上訴人的訴請。

耿伯敏書面答辯稱,案涉產品產地為日本東京都,屬於明令禁止進口的日本核輻射區的食品,且無任何中文標識和檢驗合格證明,客觀存在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情形;上訴人明知自己所銷售的產品來自核輻射區,而且無任何合法來源證明和檢驗檢疫證明,主觀存在過錯;被上訴人作為消費者,是否應當具有注意義務,是否存在知假買假行為,與上訴人作為銷售者應當保證食品來源安全性的義務並不沖突,被上訴人並無過錯。原審判決正確,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尋夢公司述稱,堅持一審意見,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審判決。

耿伯敏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霍麗宜退還貨款17,400元;2.判令霍麗宜賠償十倍價款174,000元,以上共計191,400元;3.判令耿伯敏和尋夢公司共同承擔耿伯敏車費、住宿費損失3,000元;4.耿伯敏和尋夢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庭審中,耿伯敏撤回第三項訴請。

一審法院認定,尋夢公司系“拼多多”平台運營方,用戶注冊“拼多多”賬戶須簽訂《拼多多用戶服務協議》,協議1.2條約定:作為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拼多多僅為第三方入駐商家與您達成交易提供網頁空間、交易規則等服務,拼多多並非商家與您之間交易行為的參與方,不對商家及/或您的任何口頭\書面陳述或承諾,發布的信息及交易行為的真實性、合法性、準確性、及時性、有效性等作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您完全理解並同意,拼多多基於平台管理和保護消費者利益的需要,依據拼多多與商家之間的約定及/或平台規則,督促商家履行其對您作出的承諾或賠付責任,但這並不意味著拼多多須承擔與此相關的任何法律責任(包括但不限於連帶責任、擔保責任、補充責任等)。

2020年5月15日,耿伯敏以網名“日月通先生”(1301363XXXX)在尋夢公司“拼多多”平台上從霍麗宜注冊的店鋪“三德利酒業”購買“日本宮城俠三件套威士忌(每支500ml)”共6瓶,訂單號200515-XXXXXXXXXXX0510,單價2,900元,共支付價款17,400元。該產品外包裝均為全日文標識,沒有中文標簽和中文說明書,且商品包裝中沒有合法途徑進口和經我國出入境檢驗檢疫的證明,產品生產商為“NikkaWhisky株式會社”,生產地為東京都港區南青山5-4-31。耿伯敏起訴時,上述商品已下架。

另查明,2011年4月8日,國家質檢總局發布2011年第44號《關於進一步加強從日本進口食品農產品檢驗檢疫監管的公告》,載明:自即日起,禁止從日本福島縣、群馬縣……東京都、千葉縣等12個都縣進口食品、食用農產品及飼料。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中耿伯敏在線向霍麗宜購買了涉案商品,雙方之間的網絡購物合同關系依法成立。涉案商品的銷售名稱及描述均顯示其為進口商品,根據《食品安全法》的規定,進口食品應當符合我國食品安全國家標準,應當經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依照進出口商品檢驗相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檢驗合格,並按照國家出入境檢驗檢疫部門的要求隨附中文標識等合格證明材料。本案中,霍麗宜並未提供進口貨物的相關報關單據、中文標識、入境貨物檢驗檢疫證明、產品檢驗檢疫衛生證書、海關發放的通關證明等進口食品所應具備的資料。此外,涉案產品標注的產地位於日本東京都,該地區屬於《關於進一步加強從日本進口食品農產品檢驗檢疫監管的公告》中規定禁止進口食品的區域。因此,法院采納耿伯敏主張,認定涉案商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

根據法律規定,銷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經營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或者損失三倍的賠償金。霍麗宜作為經營者必須保證食品來源的安全,但從涉案商品描述來看,霍麗宜明知其銷售的涉案商品是進口商品且來自禁止進口食品的區域,但缺乏法律強制性規定的文件,屬於銷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應當承擔相應法律責任。綜上,霍麗宜的抗辯法院均不予采納,耿伯敏要求霍麗宜退還價款並支付商品價款十倍的賠償金,於法有據,法院予以支持。

關於耿伯敏對尋夢公司的訴訟請求,根據雙方用戶協議的約定、交易過程及售後溝通情況來看,尋夢公司僅作為電商平台提供相應網絡平台服務,涉案商品系從霍麗宜處購買。尋夢公司依法審核了“三德利酒業”的入駐資質,向耿伯敏披露了霍麗宜的相關信息並將涉案商品下架,已完成注意義務。此外,尋夢公司通過用戶協議將法律關系明確告知了耿伯敏。因此,耿伯敏該項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不予采納。

一審法院審理後,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九十二條、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第三十八條之規定,判決:一、霍麗宜應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退還耿伯敏貨款17,400元並向耿伯敏支付賠償款174,000元;二、耿伯敏應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退還霍麗宜涉案“日本宮城俠三件套威士忌(每支500ml)”6瓶。如屆時不能退還,則以2,900元/瓶的價格折抵霍麗宜應支付耿伯敏的賠償款,退貨產生的運費由霍麗宜承擔;三、駁回耿伯敏其余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的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4,188元,公告費260元,均由霍麗宜負擔。

本院二審期間,上訴人提供如下證據材料:1.被上訴人耿伯敏及其兒子耿某多次購買類似案涉商品的統計表,證明兩人對商品有詳細的了解和預期,不存在被誤導情形,是知假買假,不是普通消費者,其購買商品是為了牟利目的;2.被上訴人耿伯敏及其兒子耿某購買其他商品並索賠的統計表,證明兩人通過知假買假牟利,以此為業;3.官方網頁,證明NikkaWhisky品牌下有三個子品牌,特征相同;4.廣州市番禺區石基基灣日用百貨店營業執照副本、食品經營許可證、酒類零售許可證、煙草專賣零售許可證及收據,證明本案商品的來源,上訴人於2019年10月3日和12月15日向專門經營酒類零售商支付現金購買了案涉威士忌,成本價是每瓶2,100元,上訴人在購買商品時核對了證照,已經履行了審慎的核查義務。被上訴人未發表質證意見。原審被告經質證認為,對上述證據真實性合法性確認,關聯性均不予認可。

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爭議在於上訴人銷售的案涉商品是否符合安全標準,至於被上訴人存在的其他購買行為,與本案爭議不具有關聯性,故上訴人提供的證據1-3,與本案爭議不具有關聯性,本院不予采納。對於證據4,其一,上訴人提供的該組證據僅能反應其曾向案外人購買過6套威士忌,上訴人系從事酒類銷售的經營者,存在采購、庫存、銷售的行為實屬正常,且酒類商品並非特種物,故僅憑收據顯然不足以證明該6套威士忌即為本案上訴人向被上訴人銷售的商品;其二,案涉商品是進口酒類,而上訴人僅提供了案外人的營業執照、酒類零售許可證等,該些材料僅能證明案外人可以從事相關經營,但不足以證明其銷售的商品符合安全標準;故上訴人提供的該組證據不能實現其舉證目的,本院不予采納。

為進一步證明收據所記載的商品與涉案商品的對應性,上訴人提供了其在拼多多平台注冊商鋪的銷售訂單截屏,證明自2019年10月1日起至2021年5月21日止,其在拼多多平台就涉案品種的酒類,僅發生了一筆訂單,即為本案訂單,故可以證明其提供的收據所記載的商品就是其向被上訴人銷售的涉案商品。對此本院經審查認為,根據銷售訂單記載,其向被上訴人出售涉案商品的時間為2020年5月15日,而上訴人提供的兩份收據一份為2019年12月15日、一份為2019年10月3日,對於收據時間和本案銷售時間存在的差異,上訴人在審理過程中,上訴人一開始的陳述為“庫存不是一直有的,是等顧客下單後我方再向供應商購買”,之後又陳述“有時候即便沒有下單也會采購,本案商品就是在顧客下單前進行采購,補充庫存”,此後又向本院出具情況說明,表示出具收據的時間是支付30%訂金鎖定庫存,在找到買家後再結清余款70%;上訴人對於其采購、銷售過程的陳述存在前後矛盾,且均為其單方陳述,沒有相關證據材料予以佐證,本院實難采信,此為其一;其二,收據記載的商品名稱為“日本威士忌”,沒有具體的品牌和規格,而日本威士忌品種眾多,顯然無法直接認定收據所記載的商品與涉案商品品牌規格一致;其三,上訴人系專門從事酒類銷售的經營者,其自認以經營酒品為業,經營拼多多網店是為了增加銷售渠道,顯然除了拼多多平台之外,上訴人還存在其他銷售渠道,故更難以認定收據所載商品與其在拼多多上向被上訴人銷售的涉案商品具有對應性;據此,本院對上訴人提供的銷售訂單截屏不予采納。

經審理查明,一審認定事實無誤,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在於上訴人應否承擔退款及十倍賠償責任。對此,首先,上訴人在網絡上注冊店鋪開展經營活動,理應保證其銷售產品的安全性。本案中上訴人向被上訴人出售的商品系進口食品,根據食品安全法的相關規定,進口食品應當符合我國食品安全國家標準,應當經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依照進出口商品檢驗相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檢驗合格,並按照國家出入境檢驗檢疫部門的要求附隨中文標識等合格證明材料。然從現有證據材料來看,該商品沒有中文標識,上訴人也未能提供入境貨物檢驗檢疫證明、產品檢驗檢疫衛生證書等證明產品質量安全的文件。上訴人主張涉案商品系其從有銷售許可的上家采購,然上家是否具備銷售資格與其銷售的商品是否符合安全條件不具有關聯性,上訴人系專業從事酒類經營的經營者而非普通消費者,其理應知曉進口食品符合安全標準應當具備的相關文件,在采購時更應當負有相應審慎義務,本院亦給予上訴人合理期限要求其從其上家處獲取相關入境時的報關及檢驗文件,然上訴人始終未能提供,故從上訴人提供的現有證據材料,難以證明其向被上訴人銷售的涉案商品符合我國食品安全國家標準。其次,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經營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者經營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或者損失三倍的賠償金。同時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因食品、藥品質量問題發生糾紛,購買者向生產者、銷售者主張權利,生產者、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藥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據此,上訴人以被上訴人系知假買假故不應支持其十倍賠償訴請之上訴理由缺乏依據,本院難以支持。此外,關於上訴人提出的對涉案商品進行質量安全鑒定的申請,本院認為,根據我國相關法律規定,進口食品應當經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依照進出口商品檢驗相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檢驗合格方能進行銷售,在上訴人未能提供涉案商品合法來源的情況下,本院對其鑒定申請不予準許。綜上,原審法院認定涉案商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判令上訴人退還價款並承擔十倍賠償金並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所述,上訴人霍麗宜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4,188元,由上訴人霍麗宜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葉 蘭

審 判 員  單 玨

審 判 員  嚴佳維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法官助理  魯彥岐

書 記 員  魯彥岐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