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操刀傷錦”說到“授刀之責”

殷國安 xuxiaofeng

  有個成語叫“操刀傷錦”。春秋時,鄭國的執政者子產,是一個很精明的政治家。《左傳襄公三十一年》載有這樣一個故事:大臣子皮要叫尹何去當他的封邑的長官。子產不同意,說:“尹何太年輕,恐怕不能勝任。”子皮說:“他忠厚老實,我很喜愛他,他不會違抗我的。讓他去學習學習,慢慢就能勝任了。”

 

  子產說:“這樣不好。對於所喜愛的人,應當對他更負責。現在你因為喜愛他,卻叫他去做官,這等於把刀交給一個不會操刀的人,讓他去用刀亂割,這只會對他有害,而且會因此有更多的人受害。”

 

  子產又說:“打個比方吧。假如你現在有一片美麗的錦緞,你一定不願意交給一個不懂裁衣的人,叫他拿去學習裁剪吧。國家領土的完整、社會的穩定,乃至老百姓的民生與安全,怎麽能隨便交給年輕不懂事的人去學著來管理呢?難道一個城市、一個地區,還不如你的一片美錦重要嗎?”

 

  子皮聽了這番話,連連稱贊子產的見識遠大,打消了任用尹何的念頭,更加支持子產治理鄭國。“操刀傷錦”這個成語也就是這麽來的。

 

  後來,人們更認識到,讓不稱職的人去擔任重要職務而耽誤大事,不僅是任職者的責任,更是委任者的責任。《北史·魏鹹陽王禧傳》載:“未能操刀而使割錦,非傷錦之尤,實授刀之責。”

 

  從邏輯上看,“授刀”發生錯誤,有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用人不察,主觀上是要選拔稱職的人,但由於看得不準,於是發生了錯誤;另一種情況是,明知不稱職而用之,或者是出於任人唯親,甚至是由於利益推動,如腐敗的買官賣官之類。前者需要總結經驗教訓,完善相關用人程序以減少失誤;後者則需要追責,乃至於治罪。

 

現在,追究操刀之責的或有發生,而追究授刀之責的則鮮有所聞,正所謂“操刀傷錦”常有,而被追究“授刀之責”者鮮見。追究“授刀之責”在理論上不是問題,只是往往缺乏這樣的實踐,所以應該填補這塊“空白”。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