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隨筆

清逸散人 清逸的視界

這樣的天氣用兩個字“陰冷”足以形容。

閩南也只有冬至後,小寒與大寒時節才能真正感受冬天的樣子,雖然閩南的冬天並不究竟,它沒有雪,總是少了幾分冬趣。

說來有些可笑,虛度三十多年,竟未見過雪景,“雪白”是怎樣的白,我實在形容不出來。“北國風光,千裏冰封,萬裏雪飄。”我也只能在文字裏去揣測背後的壯景。祖國的山河只有好好走一遭才去真正地去熱愛這片大地。

寒冬很難熬,今年的寒冬也許比往年更難熬。否極泰來,在最難熬的時候,一個人指著地圖告訴我們:“看,翻過這座雪山,就到了我們自己的地區了。”當年長征是這樣,眼下也是這樣,這點點困難怕啥,再難也沒有革命前輩當時的難吧?好吧,如果你執意要別人看見你的苦,那誰也幫不了你,你只能繼續在困苦裏沉淪,而我們要的是方向和信念,然後一步一步地走出冰天雪地。

我想去看看雪景,哪怕是暴雪。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