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點與爆發

海藍之星海王星 不疑不驚

很明顯,美聯儲的問題不是鮑威爾的問題,而是美國政治構成中,最為核心的兩個利益集團因為未來導向分歧而產生的根本性矛盾,簡單來說,更換鮑威爾並不可能解決矛盾,而只會讓矛盾更加激化,實際上,川普根本沒有制約美聯儲的任何憑借,即使跪下來磕頭,對事情也沒有任何改觀。

也就是說,站在寄生星球的立場,即使燈塔現在按照自己的預期與伊朗開戰,本質上,除了滿足寄生星球對於什葉派之弧的戰略攔阻政策,在經濟上,反倒會加速2020審判的速度和程度,這樣一來,其實不論本土派怎樣行動(打或不打伊朗),結果都是一樣,那就是寄生星球的轉移,簡單來說,不論老川在寄生星球方向做任何事情(乞求寄生星球或者消滅寄生星球),他所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那就是美國經濟被吸幹最後一滴血(實際上,寄生星球已經制訂了最後的五萬億美元回購計劃,分別按照1.5、1、1、1、0.5的節奏最終執行,也就是說,他們的逃跑方向以及節奏已經最終確定,趨勢已經無法更改)。

所以,老川的當務之急是既然在國內範圍內已經無法解決政治體制矛盾,不如換一個思路,將解決國內事務的眼光投放長遠,嘗試用國際關系中的利益交換來解決國內問題。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