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江文學》2022年第6期丨金曉琴/朱楓/邱海燕/王夢飛

《吳江文學》 蘇州市吳江區作家協會




心靈與自然的融合

文/金曉琴


劉中馳筆下的《自然手記》從風、月、露三方面描述了自然界最美妙的景象。筆法細膩,充滿童話色彩,他筆下流淌的事與物,有著特別的動人之處。

“風”的章節中我們看到了他心靈手巧的妹妹將折好的風鈴掛在窗前,“風來時,別著一枝槐花的清芬,輕輕地撫慰著風鈴的手臂和面頰,翩翩起舞”。這樣的風鈴是與眾不同的,風裏帶著花味、泥土味,甚至一切有關村莊與風物的味道。記得多年前,流行手工風鈴,同學們買來五顏六色的彩帶,在學校班級裏都是折風鈴的女孩,也有男孩加入了隊伍,一下課就折,利用各種空隙時間,折好串起來後掛在屋裏,紅的、藍色、紫的,漂亮是漂亮,但根本沒有作者筆下的自然風光,也嗅不到這樣清冽幹凈的空氣,因為少了一份自然的饋贈。年少的他,在風中共鳴著古代詩人的心境,“東風便試新刀尺,萬葉千花一手裁”“大聲吹地轉,高浪蹴天浮”,他用古人的詩和現實世界裏的風結合,在古詩詞裏聽風,風和詩是絕配,起風的日子,往往讓人遐想聯翩。“一旦遇見,便是一段奇妙的天地,風箏變得開朗,趣味盎然,風發現了它的秘密。”他又用擬人修辭法,將童年放風箏的情景描繪出來,風變成童話故事裏的主角,文字充滿豐富的幻想,萬物有靈,引人入勝。

“月”章節中,他對月亮有著特別的情感,在他的心裏,月像母愛一樣溫柔,充滿安全感。

“最愛兒時的大圓月,有大瓷盆那麽大,皎潔的白光,把整個原野和村莊都照亮了。”他的童年沒有手機和網絡遊戲,月光下的他和小夥伴們一起玩遊戲,無憂無慮,不亦樂乎。“皓月千裏,思念如故,月色皎皎,像是故鄉的印章,照亮前行的我們。”離家求學的日子裏,他對故土的思念日劇加深,而明晃晃的家鄉月則是他心頭抹不去的影子,那不止是月亮,更是他向往的踏實感,無論身在何方,只有家才是最長情的牽掛,相信在外的遊子也會感同身受。當然月亮有時候也會像一個長輩或者勇士一樣保護他,晚自習下課回家他會路過公墓。不巧的是,有一次他落單了,走過公墓的時候,他嚇壞了,幸好有溫柔的月光照著他,給了他那份安全感,讓他順利回到了家。在劉中馳筆下,月亮和它的光芒都那麽美好,也只有真實地近距離地看過、感受過,融入了心靈,才能寫出這樣貼近生活的故事。

劉中馳筆下的露“只屬於鄉間的尤物,它愛花草,愛曠野,愛山巒和溝谷”,在爺爺的菜地裏,閃著金光,滋潤著莊稼。夜晚的時候,他和父親一起看谷場,“我都和父親抱床被子在場地露宿。月光帳,星點燈,感覺自己就是那稻谷上的一滴露珠。”到處都透露著美好與積極,因為辛苦的勞作中,他感受到來自大自然給予的魅力,溫暖和喜悅,風輕與雲淡。這樣豁達的人生觀,是努力生活的人最珍貴的財富吧!

一個心思敏感而細膩的少年駐足曠野,和風對話,和月合唱,和露對飲。全篇《自然手記》迸發出來的文字,帶著純凈的風光。那風光是不一樣的人間煙火,既接地氣,又冒靈氣。心靈與自然恰到好處地融合,也許這就是此文的妙處所在吧!


微塵之光

文/朱楓


這是一本生命的書,也是死亡的書,歸根到底,是一本生活的書。在作者陳年喜的自序裏,你就能感受到《微塵》這本書的重量。尤其難能可貴的是,作為一名礦山的爆破工人,陳年喜為讀者識辨和還原了每個故事主人公眼中的世界,並用凝練的筆觸、“小說”的口吻來展現普通工人階層的生命期許,讓讀者在咀嚼回味中留下深刻的思考。

回顧曾閱讀的關於工人階層生存狀態的描寫,多為闡述工人生活的貧困與落魄,贊揚勞動者的任勞任怨,哀嘆命運對其的不公,總覺得缺乏一種精神上的點睛之筆。陳年喜則立足工人的親情、愛情、友情,字裏行間透露出故事主人公對貧困生活的不甘、對危險工作的無畏和對未來生活的憧憬。那是遭遇多舛命運後,仍然挑戰困難的拼搏沖勁、追求幸福的步履不停,正如作者所說——“我見過的不幸太多了,從來沒有沮喪過”。

一篇篇文章如同礦山巷道中爆破下來的一塊塊岩石,外表粗糲斑駁,卻飽含著人間的溫度,令讀者在文字中如身臨其境,隨同故事主人公經歷艱辛生活的磨礪。他們為了生計雲遊四方,甚至有人簽了“賣身契”到了國外,卻在經歷一場驚心動魄的事故後無奈離開,因為身體已無力支撐失去工友的這份沉重。他們也會朝思暮想著早日擺脫沉重的生活壓力,一位工人詩人希冀於通過賣文走上一條攀登人生高峰的捷徑,迷失在一場豐美收成的喜悅之中,緊接而來的卻是無比的痛苦和沮喪,最後成為被生活逼到懸崖邊的中年群體。他們甚至在經歷人財兩空的窮途末路,延續著祖上用化學藥劑提煉真金白銀的營生,也被藥水的毒性日復一日侵蝕著身體,最終為治療疾病花光了一生的積蓄,“這是大多數煉金人無可逃避的一天,只是沒有料到它來得如此凶猛,來得這麽有力”。

人是很難認識自己的,就像眼睛看不見眼睛一樣,但是以人為鏡,代入書中的故事中,使我收獲了許多感悟。因為書中煉金老板、爆破技工、割漆兒童、落魄青年、小城文人等各色人群的行為和心態,不僅體現著他們獨特鮮活的性格,也或多或少映射著我人生各階段的內心世界。我不禁暗自思索,站在他們當時的位置上,又將何去何從?

人生在世,生活如行雲流水,不會因為個人的意誌而停歇,它時而意氣風發,時而坎坷曲折,時而平淡如水,時而驚心動魄。我感嘆著人世的悲欣和命運的幽微,唏噓於書中一個個生命的無奈落幕,但那整裝再次出發的號角聲又激勵著我,以自己的生命去吹響人生的篇章。

“是你,是我,我們都是一樣的,都是為了理想的生活打工的。有你,還有我,我們都還在渴望著,為了生存走到一起。”他們和我一樣,渴望著平等、友善,尋求著溫暖、自由,並在過去的風雨和當下的生活交織纏繞中繼續無畏前行。在時間的長河中,我們都是命運旅途中的同路人,都是世間的一粒粒微塵。


圓夢

文/邱海燕


晨光透過窗子,靜靜地灑向孩子們。他們手捧書卷,忘情地徜徉於書海中,時而微笑,時而蹙眉,時而嘆息,與書中的人物同悲喜共命運。沐浴在朝陽中的他們,周身仿佛鍍上了一層金邊,又好似被聖潔的佛光洗禮過一般,如此的美好。

我輕輕地走向他們,孩子們絲毫沒留意到我的到來。他們的視線已被手中的童書緊緊吸引:吳承恩的《西遊記》、羅爾德·達爾的《女巫》、曹文軒的《青銅葵花》、鄭淵潔的《禿禿大王》……童書,是孩子們童年的玫瑰。一本本精彩紛呈的好書,正源源不斷地給他們的心田輸送著養分。每一個上學的早晨,孩子們走進教室,一放下書包就會捧起心愛的童書,遨遊在書的世界。

行至校園圖書館前,我不由駐足:這裏,是孩子們最為向往和敬仰的地方;這裏,也是他們夢想起航的驛站。館內安靜典雅,藏書無數,猶如一個巨大的魔法城堡,每天變幻著各種孩子們愛看的童書,湧向他們的小手。我久久地凝望著它,不覺視線模糊了,思緒把我拉回到了三十年前——

那年,我十歲,小學四年級。書包很輕,只裝了語文和數學課本,以及零星的幾本作業本。四年級的我已從老師們有趣的語文課上,聽到了很多引人入勝的故事:《小英雄雨來》《王二小》《科利亞的木匣》《半夜雞叫》……它們叩醒了我求知的童心——我無可救藥地愛上了語文,迷上了故事。每天放學回家我都會捧起語文書,一遍又一遍地高聲朗讀,以至於每篇課文我都能倒背如流。漸漸地,薄薄的語文書已滿足不了我旺盛的求知欲,我迫切地渴望讀到一本故事書,一本除了語文書以外的故事書。但殘酷的現實卻給了我狠狠一擊,任憑我怎樣費盡周折地去家裏翻箱倒櫃,怎樣苦口婆心地去村裏小商鋪尋東問西,怎樣不厭其煩地去小夥伴家刨根問底,結果都是一無所獲。一次次的期待,又一次次的失望,就像沉重的棒槌,無情地抽打在我年幼的心頭。我含著淚,在昏黃的煤油燈下,刻下了自己的夢想:童年的校園裏,有一座很大很大的房子,房子裏藏著很多很多的好書,能讓我和夥伴們有很長很長的時間去品讀。貧瘠的童年,雖然也有老師的叮嚀,夥伴的友愛,但沒能擁有一本屬於自己的童書,卻成了我整個童年最大的遺憾。

十三歲那年,我跨進了中學大門,在那裏,我遇到了一位終生難忘的語文老師——王興森老師。那時的他雖已臨近退休,但精神矍鑠,走路帶風。在他的課上,我真切感受到了閱讀與寫作的魅力。他常鼓勵我們要多讀書,讀好書。但當年的我,除了學校下發的自主閱讀課本《黃河之水天上來》之外,依然沒有一本課外書,直到那天的到來——

至今還記得那是月考前的一天,王老師把我叫進了辦公室。膽小的我忐忑地走到他面前。“下周有個作文競賽,我們班就推薦你去吧!”我懷疑自己聽錯了,抬頭又看了看他。只見王老師笑著遞過來一本書:“這本作文選送給你,拿去看看。”接過書,緊緊攥著,我的心狂跳不止,跑回教室,手心裏已全是汗。那天的課我已不知自己是怎麽度過的,老師講什麽我全然不知。我一直在撫摩著那本嶄新的作文選——我人生中的第一本課外書,鋥亮的封面,十個大字力透紙背——《全國中學生優秀作文選》,突如其來的幸福溢滿了我的周身。那天,我也不記得自己是怎樣一路高歌騎車飛奔回家的,捧著書反反復復看到了深夜,那份感動與滿足,至今還能憶及。

人生中第一本課外書陪伴了我三年,後來我進了師範,第一次見到了圖書館,世界在我面前一下子亮堂起來。我流連忘返於圖書館的各個角落,徜徉於好書的海洋,靈魂也因為文字而有了慰藉和皈依。我的求知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但我知道,在我的內心深處,依然有那麽一個角落,空空的。

“老師,老師,我們想來借書!”一陣清亮的童聲打斷了我紛飛的思緒,眼前是一張張仰起的小臉,稚氣得很,約摸一二年級,正翹首等待我的回答呢。“當然,歡迎!”我笑了。孩子們抱了抱我,快樂地飛進了魔法城堡。望著這群可愛的小天使,我突然間釋懷了:在這片沃土上,玫瑰滿園,童心綻放,孩子們每天都流連於玫瑰叢中,吮吸著香甜的花蜜,拔節而長,這難道不是在用另一種方式圓我兒時的夢嗎?


文/王夢飛


我想要構築這樣一個空間

雲朵從腳底升起

風可以有形,也可以無形

伴隨鳥鳴變換形態

樹從天空往下蔓延

無限的生機

讓魚群湧動,讓水滴生長

 

而我的身體,是一把

精致的六弦琴

被耀著金光的手指撥弄

漫無邊際的思緒

魚躍而出,匯成音符

繞過群山,又融化成雨滴

 

那是閃著光亮的字符

無序排列,而自有章法

在連續與停頓中延續生命

在起伏與更迭中通向無限





美文回眸

《吳江文學》2022年第5期丨孫會芳/王慧君/張金龍

《吳江文學》2022年第4期丨呂雲虎

《吳江文學》2022年第3期丨章政瑛/王小萍/張洪賓

《吳江文學》2022年第2期丨淩子/周建明

《吳江文學》2022年第1期丨雨巷/黃文娟/王夢飛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