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美——吳江詩歌沙龍:奏一首關於風的樂曲

蘇州市吳江區作家協會

風的樂曲

無論風是有形還是無形,無人知曉它,似乎只能憑樹木,抑或雨落之時,才能感知它的存在。詩歌如同一縷風,每個人心裏眼裏必定有各個不同的形體以及思想。風有時順風有時逆風,風有時是風,風有時不是風。一切如同風一般的原本虛無飄渺的東西,經由詩人筆端呈現出來的,均生動化、立體化、具體化。讓這些宛若風一般的事物神秘起來,與此同時,詩也變得有趣、絢爛,讓我們的生活也多姿多彩起來。

吳江詩歌沙龍一直試圖以詩歌的方式創造與風一樣的奇跡,盡管路途遙遙,但詩歌的遠方一直是美麗的,充滿期待的。


致磨刀老頭
◎北塔
 
像一棵歪脖子樹砸向危房的屋頂像
一片陡坡陡然滑向逃跑的石頭
沒有一個被磨鈍的日子
不讓你手中的刀卷起鋒刃
沒有一場被汙染的雨
不讓你血液裏的鐵生銹
 
就靠你自己的腕力和眼力
要把卷刃的日子磨礪
就憑幾許黃昏的陽光
要把生銹的血液磨亮
 
哢嚓——哢嚓——哢嚓
有多少銹跡從老骨頭上被磨掉
就有多少老繭從你的掌心長出
就有多少爬山虎占據你的額頭
 
哢嚓——哢嚓——哢嚓
你把手上的刀磨得越快
體內的銳氣消磨得越快
每當你用大拇指上的肉去試那鋒利
像飛蛾用翅翼去試火焰的利齒
就像泳者徒手去試洪水的利爪
你總是覺得還不夠快
 
於是,你繼續磨
哢嚓——哢嚓——哢嚓
直到你的手臂成為一把彎刀
直到你的身板成為一塊石頭



窗外

◎段天洪

 

我把下午收拾幹凈,煮著紅茶,看雨。

 

雨的腳步聲還和去年春上一樣——

在海棠跟前,回憶櫻花

我記不起落花,風聲。

 

我努力地想像你從小徑出來,拿一枝花。

也許遠不止這點:

裙裾,長發,藏在雨中灰色傘下,

從以前春雨裏走過,你的溫度留存至今。

 

我沒有滋生奢侈的念頭:趁著花開,

你須向窗口回頭;我甚至連驚喜也沒準備。

我為你祈禱:把光芒開向風雨的枝椏——

 

你正在遠去;我抓住你的背影

種在白玉蘭樹邊。

 

下午,雨過來提醒。我坐下來

想著瑣碎而散漫的事,你在雨中的花徑出現

那個在雨中漫遊的人,是我。

 

這樣的下午,有雨。而且,是春天的。



花枝

◎王夢飛

 

我必須猜測,你的一個微笑

或是半句話語

都有含混不明的意思

 

天空湛藍,有大片留白

遊弋的雲朵

像是抓不住的隱喻

 

而春風蕩漾,暖陽微醺

讓人恍惚,不知所措

 

多少心事,在枝頭拂動

明明滅滅,陷入春天



無題

◎檬樓

 

這個被人遺忘的春天

無聊裝扮成

皇帝的新裝

這一翻手

覆蓋這個城市的燈火

那一種透著微弱的光

應該選擇在黎明前

告訴那些白衣天使

希望

在露珠中

厚實而無限大

期待一場快意歡樂之旅

快,快,快

回到自由

回到自然

和土地相親吻

和每一瓣花相親吻

和每一株綠相擁

和一個臉上掛個淚珠的小孩相擁

和世間大愛相擁



月光心事

◎金曉琴

 

湖底的一輪明月,搖搖晃晃地抖落心事

滴著水的時光,溫柔地流過晝夜

在你的朦朧裏,我收藏了綺麗的夢境

 

在舊的街道,我奏一首關於風的樂曲

鋼琴鍵上的黑與白,像故鄉的兩朵雲

黑的,落下了瓢潑大雨

白的,在遠處照亮了幻境

 

時間在微妙裏蜷縮成一片月光

昏暗裏暗藏了老屋秘密

瓦片如一雙雙眼睛,凝望天空的烏托邦

飛鳥消瘦的翅膀,在狹縫中撲騰

如此用力和倉促,只為不錯失一點光亮



清明

◎周錫敏

 

這一天,大地已成聖潔的祭台

談禪誦經

將世間所有祭品收納

直至風聲停息,陷入無邊的寂靜

 

三丈紅塵,成交亙古虛空

只待有人喊出

記憶碎片磨細的隔世

任一場悠悠清水洗凈山野

 

一條彎彎繞繞,肅靜偏僻的路上

我們途經落滿一地的樟葉

默哀與默念劃過搖曳的莊稼

許多幻化成風的影子隱隱而來

 

隨手撕下一頁舊歷

在神秘而幽遠的輪回裏目測

光陰哺育的轉世最終祭獻給火

寂寥無聲,蒼翠蔓延



四月

◎等等

 

陽光如筆芯

寫下一撇天青色的孤獨

 

問庭院

有多深

深不見虹

 

搬世道的石頭不動

浮雲在動

 

風不動

柳條兒在動

 

河水不動

光陰在動

 

被雨水掃碼的這個春天  

有些驚慌

有些堵

 

一只鳥的身份

也令人羨慕

 

向花香問路

之後

四月揮一揮衣袖

獨自離開

獨自寂寞



日落時,我在陽關

◎沈鐘鳴

 

捧起你又遺失了你

落日揮別的天空

只有你

和我剪影相對

 

逃離草原

冰和雪覆蓋的大地

鐵馬沉沙

戈壁空空

 

穿越漢唐

寂寞與孤傲的隘口

呼喊、呼喊

竟無法呼喊

 

最初的烽火

燃燒到最後

像此刻跌落的黃昏

映紅了墩墩山



油菜花開

◎呂雲虎

 

澄黃的油菜花,瓦藍的天空

春天的那面雙色旗,屬於遠方,屬於蒼茫

四月的風拂動心旌

蜜蜂在著色與釀蜜之間語焉不詳

擁有針尖上的毒與蜜

而又深陷制造業的眩暈之中

從深淵歸來的人,卸下甲胄

用幾粒蛙鳴擊中了一個春困者

他有賣油與點燈的傳世手藝



春殤(外一首)

◎皖君

 

花兒都綻放了

是春天該有的絢爛

 

我的眼睛含著淚

失去了欣賞的歡愉

 

太多的悲傷

疫情  戰爭  空難

 

 如果是

表達快樂的直接方式

 不知道如何打開……

 

清明獨語

 

靜靜獨處 追憶那些年幼的時光

在父母呵護的目光裏 漸漸長大

長大後在一次次告別中 漸行漸遠

無論路途多麽“……”

只將最好的消息傳遞

直到有一年又有一年

兄長在長途電話中哽咽著說……

於是 千裏奔赴

我們學會了告別 卻低估了思念

在一些特別的日子裏 洶湧而至……



油菜花

◎丁紫伊

 

多年之後的村落

依舊

泛著微熏的泥香

 

總是想

反正離縣城不遠

恰恰這般最遠

 

春風拂亂了腳步

熟悉的阡陌

一條條

鉆進酸酸的腸子裏

 

蛻去西裝刻意的黑白

無法再放飛

任何一只風箏

 

只想靜靜坐看

油菜花與每束陽光

之間的溫暖

 

那處

年久失修的老宅

是否還有一條長長的板凳

坐著兩個身影

 

那輛

童年裏的自行車

仿佛還能歪歪扭扭地

騎到他們的心坎裏



父愛

◎黃強

 

在你遊戲時,他專注於工作

當你闖禍時,他是你的靠山

你的需要,他總是雙倍給你

 

父愛,是獨處時的烈酒

父愛,是狂歡時的寂寞

父愛如山又如水

——他的柔情你極少看到

 

一百個人有一百種父愛

一個人

卻只有一種獨特的父愛

 

當父在天,如同在地

永遠是我們的脊梁和靈魂

我們記得,並感恩

 

當父愛如春風般撫摸

子女就會如花般綻放

 

父愛,是一個詞

一個最特別的動名詞



四月剪影

◎王根林

 

春韻正值盎然,托舉

各色旗幡。視線

無意間從姹紫嫣紅裏收斂

與一片落葉,鏈接

 

偶爾斜風掠過

諸多被裹挾了的名詞

或消無蹤影,或少些的

仍滯留原地兜轉

 

四月,不全是鮮活

噩兆亦頻顯,譬如頑疫

眼前的香樟樹

一邊刷新,一邊刪舊




我的口吻

◎貓小七

 

落雨後的小城

停泊在春天裏

宜喝酒,忌拯救世界

揣上一瓶高度酒

在雨裏走一走

如果,能搬動這場雨

描寫遇見絕對是最佳場景

發現,蘇州的小石子也懂浪漫

 

你自以為是自己故事裏的英雄

用貓小七的口吻來說

正好,我貪財又好色

這個周末,除了睡到自然醒

你想好帶我去哪兒了麽?



風來

◎若荷影子

 

此時,她站在樹的頂尖晃蕩

如同一個頑皮的孩童

在樹蔭間跳躍

陽光下一枚枚亮得發白的綠葉

似發光的繁星點點

 

我試圖用手攥緊她

均被她沙漏般迅速逃離

我只能凝神佇立,以身心為引

閉目,靜默,與萬物一起

在時間的河流裏漫淌,飛舞

所有路過的地方

必定都有她的遺痕

只是無人看清

組稿:若荷影子

標題句:金曉琴


// 回眸各美

各美——吳江詩歌沙龍:沐浴一望無垠的春光

各美——吳江詩歌沙龍:冬奧之詩——純潔的冰雪,激情的約會

各美——吳江詩歌沙龍:新舊在此刻兌換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