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觀點 | 談談我的人格獨立

第一超越者 超越觀

      

點擊上方藍字▲即可關注





導讀



叛逆,是自我意識覺醒的表現。青春期的叛逆,是雄性自我意識的覺醒。

……

獨立的人格,在理性上必須要有強大的認知,在感性上必須要建立堅實的自信。

……

自尊和自信是人格獨立的表現,自尊是理性層面的表現,自信是感性層面的表現。沒有自尊便會自我作賤,沒有自信便會畏首畏尾。


何為人格

人格也稱個性,人格獨立是心智成熟的表現,心智成熟與否可以參考羅傑斯的《個人形成論》。


MBA智庫寫道:具有獨立人格的人有自己的思想體系,能重審一切道德價值標準,並有重建道德標準的能力


其中“獨立思考能力是具備獨立人格的先決條件”就足以PASS掉99%的人,我的獨立人格形成也經歷了諸多過程,頗為不易。


自我意識與覺醒

和滿是榮耀的外向成長者不同,我是內向成長者,專注內心的成長,這並非我的選擇,而是不得已而為之。之前的我和大多數新一代一樣,面臨著內耗、焦慮、壓抑、迷茫等等問題,壓抑的心智被爆炸的信息和無處不在的媒介淹沒。


不過我最終還是走了出來,在我看來除了機緣外最根本的是我對理性的堅持和對智慧的追求。我似乎天生就是個愛思考的人,我的自我意識極強,這是我最大的優點。


有些人很聽話,但我做不到,我總能發現發號施令者們滑稽的一面,更重要的是我意識到一個無自我之人極其可悲。


因為這一點,我經常被父母痛斥不聽話,他們認為我是青春期的叛逆。實際上在讀小學的時候,我就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如果父母的觀念都是正確的,那他們為何落到現在這樣?那個念頭的升起是我叛逆的開始,而在那之前我一直是聽話孩子的榜樣。


叛逆,是自我意識覺醒的表現。青春期的叛逆,是雄性自我意識的覺醒。


在現有的權威、秩序下,這種自我注定是卑微無助的,在中國家庭中尤其如此。自我的發展必定會伴隨攻擊性、損失、新的創造和成本,然而這一切都需要資源的支持。大部分的孩子,普遍沒有機會和條件發展自我,而是被要求放棄自我,成為積累資源的工具人。


事實上,資源永遠都不夠用,而一波又一波的人不斷重復著這種行為,被其奴役。這種愚昧,至今還廣泛存在,成為社會跟風和內卷的心理基礎。


於是乎,自我也成了奢侈品,更不用談獨立人格了。可沒有獨立人格,何談自尊與自信?


人格的自尊與自信

之前的我有堅持了十幾年的自我,但卻沒有自尊與自信,根本原因是我的自我沒有發育成熟,人格沒有獨立。


獨立的人格,在理性上必須要有強大的認知,在感性上必須要建立堅實的自信。


在人格獨立之前,我始終是以一種卑微的姿態,面對他人與事物,而這恰恰是沒有自尊與自信的表現。


比如面對網上海量的知識,以前我不斷收集,生怕漏掉一個,這是由於我認知的匱乏。而現在的我則不削一顧,因為我明白其中99%都是垃圾。這種有毒的垃圾,難道還要搶著吃?


面對現實中的機會,以前總是覺得怕錯過,想要拼命抓住,結果往往事與願違。而現在我很清楚,選擇其中一個機會,意味著放棄其他更多的可能性。有些機會,錯過了又如何?


以前總是盯著別人有而我沒有的方面,深感自己還有很多不足。而現在我明白,沒有很多東西,難道不是件好事?


以前總是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美名關心天下大事、關心人類命運。現在有了獨立意識才明白,這些關心不僅是徒勞無功的,就算危機來臨,你有這些優勢,又何必擔心?


自尊就是自我尊重,自信就是自我信任,兩者的核心都是把自己當人。自尊和自信是人格獨立的表現,自尊是理性層面的表現,自信是感性層面的表現。沒有自尊便會自我作賤,沒有自信便會畏首畏尾。


從“神奴”到“神”

有獨立人格的人,必定是自尊、自信、自愛、自強的人。有這種人格的人不多,因為大多數在青春期就被殺死了,他們大多是信了一些人的話,更是受到了壓迫,最終自我閹割以妥協。


並不是說他們一無所是,至少他們犧牲了自己,勉強活成了別人眼中的及格形象,最重要的是沒有出亂子。


但其內心是何其痛苦?維持壓抑的自我必須要上癮的東西來轉移注意力,於是他們轉向遊戲、短視頻這類虛擬的東西上。


青年挑戰 | 遊戲化媒介泛濫與上癮


他們是可憐人,互聯網上隨處都可以見到他們的影子。他們為了滿足壓抑的自我的發展欲望,將發展對象投射到明星、偉人和名人等身上,塑造了一個又一個的“神”,並為“神”的強大貢獻著自己的微薄力量。


他們甘願成為“神”的奴隸,自我合理化“這是喜歡”,認為“神”說什麽那就是什麽,並且對不信“神”的人釋放出敵意,劃分出縱向的“你們”和“我們”。


如何區分“你們”和“我們”呢?“神跡”出現了。於是他們開始為“神”的象征付費,購買“神”的標誌,使用“神”推薦的產品,渴求“神”的認可——簽名。


超越觀點 | 修行的哲學:虛幻、虛無和現實


這些都能給他們帶來一種“神”附體的精神幻象,自我投射到“神”,“神”再投射到自身。自我間接短暫的歸位,使他們感覺到了精神升華。這種升華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這種無與倫比的感覺讓他們模仿起了“貴族”,追逐其了高檔,可“神奴”的精神只會讓他們成為“跪族”。


奴隸在“神”面前跪久了也會累,他們需要站起來當“神”找回平衡。於是他們到了中年,對神的狂熱時期已經過去,將焦點轉移到了孩子,畢竟在孩子面前他們就是“神”。於是他們用教育下一輩來找到價值感和存在感,並自我解釋“這就是中年人的責任與擔當”,絕口不提自己很享受“神”的感覺。


從“神奴”到“神”,他們終於認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真諦,並且開始勸自己的身邊人加入他們,像他們一樣按照流程結婚生子,然後和他們一樣開始重視孩子的教育。


當他們看到孩子的語文教科書時,也許會感慨萬分“少年讀不懂魯迅,人到中年才知道,我們都是閏土”,然後將自己這個“大閏土”的成長經驗傳給“小閏土”下去。


雖然書上也寫的“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但奈何奴性已經根深蒂固,而自由、超越這類詞他們雖然耳熟能詳,卻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他們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表現得好一點,好討“老爺們”喜歡,給自己賞口飯吃,更重要的是孩子有出息,自己有面子,在“諸神”面前好維護自己的“神位”。


當初他們痛恨的權威、秩序,現在又從“老爺們”那裏捧過來,變本加厲地施加給孩子。孩子的青春期尤其讓他們頭疼,一方面生怕給惹惱了“老爺們”,到時候可連飯碗都沒了,另一方面他雖然在外面是個下人,但在家裏面可是個爺。


但新時代的孩子多聰明啊!總是問為什麽為什麽,會忽悠的就忽悠,當自己說不出個為什麽,就拿“你還不懂!”、“為了你好!”搪塞,或者拿優良的孝道文化來占領道德制高點,“我生你養你不容易,你怎麽這麽不聽話!一點也不孝順!”,還可以打罰辱罵,反正軟硬兼施,“神”的威嚴尤其不容冒犯。


沒有人天生想當奴隸,孩子們自然意識到不對,但又不清楚為什麽,一切都是那麽“正確”和“道德”,他們喊不出一句“放過我吧!”,終於屈服並自我閹割,成為了下一批合格的“他們”。


自由與超越

“在一個平庸的時代裏,沒有動蕩與變革來證明自己的出眾才智,缺乏精神領袖而喪失靈魂皈依的源動力,我們都在麻木地飾演自己的社會角色,忠誠地履行自己的社會責任,而事實上大多數人都無法理解自己所為之奮鬥的目標究竟是什麽,上學,工作,戀愛,結婚,生子,生老病死,一切都是按部就班。”這句話出自《搏擊俱樂部》,它反映的正是這個現實問題。


人們就是這樣被社會批量生產出來,再送入指定的機器內當一個螺絲釘,用垃圾食品飼養其身體,再用低智娛樂來飼養其精神,只要能正常工作,沒人在乎他們是不是行屍走肉。


原諒我說不出“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這種雞湯,在我看來,哪怕是小醜的人生也比這些毫無差異的工業品更有魅力!


社會不會關心問題在哪,畢竟都是這樣過來的,大部分人都有精神問題,然而有的人反而聲稱,這其實是個性問題。


他們遭受痛苦,卻意識不到為什麽,因為一切都是那麽“正確”、那麽“主流”。我很清楚他們處在弱勢文化的循環之中,這種循環沒有自由,他們需要超越。


超越觀點 | 論強勢文化與弱勢文化


對於個人來說,打破這一循環,才能獲得自由。而有了自由,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形成獨立人格,這是超越,佛教理論稱之為“超脫輪回”。


在這個輪回體系中,歷史將會重演,他們將不斷上演這一出戲,只不過這次我是觀眾老爺,在台下偶爾被逗樂,覺得無趣則一走了之罷。


幸運的是,21世紀的變化史無前例,舊時代的權威暫時落幕,新的權威體系尚未成熟。雖然不是所有人都有超越的可能,但放到時間的維度上,這種可能很大程度在於當局者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


那麽你該如何抉擇呢?who cares?


結語

「超越觀」是我個人的公眾號,記錄我的思考和觀點,展現的是我的人格,其核心只有兩個詞:自由、超越,這兩個詞正是人格發展的核心要素。


「超越觀」隨我人格的覺醒建立,也隨我人格的獨立圓滿。心智的成熟代表著戰略方向的轉變,意味著「超越觀」可能是只是曇花一現。


無論如何,「超越觀」是一個見證





「自由、超越」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