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類型改建哲學思Ⅵ – 哲學的安慰

陳瑞鵬/ray chen Antitype Remodel反類型改建研究

“White hairs are scattered untimely on my head, and the skin hangs loosely from my worn-out limbs”

“I know the many disguises of that monster, Fortune, and the extent to which she seduces with friendship the very people she is striving to cheat,until she overwhelms them with unbearable grief at the suddenness of her desertion”

“You know there is no constancy in human affairs, when a single swift hour can oftenbring a man to nothing.”

“if you are in possession of yourself you will possess something you would never wish to lose and something fortune could never takeaway.”

“ Happiness cannot consist in things governed by chance.”

在哲學的慰藉開篇時,波伊修斯描述了他在監獄狀態下無精打采的悲傷和恐懼:“白發不合時宜的散落在我的頭上,皮膚從我疲憊的四肢上松散地垂下來。“但就在這種沮喪的狀態下,波伊修斯卻意外的來訪:”就在我默默地思索著,用筆寫下如此含淚的抱怨時。我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個女人的身影,她的臉上充滿了威嚴,她的眼睛像火一樣閃耀,他的洞察力超越了所有人…….“他的來訪者是一個隱喻任務,波伊修斯將其稱為”哲學女士“。

哲學夫人一手拿著經典書籍,另一只手拿著權杖。她來拜訪波伊修斯的牢房是為了提醒他一些他最喜歡的學科的基本原理,主要是由希臘和羅馬斯多葛學派。從某種意義上說,哲學女士的出現並不意外。

在古典世界中,哲學不是一門抽象的學科,它是一套專門設計用於幫助人們安居樂業的工具,並且具有很強的實用性在遇到人生黑暗的時刻。

哲學夫人首先溫和地責備波伊修斯“反對”他自己的命運。她提醒,正如斯多葛哲學家不斷強調的那樣:人類無法控制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大部分事情。我們的命運在很大程度上掌握在以為極其強大的迷人女神手中,羅馬人稱她為福爾圖娜(FORTUNA).幸運女神。

這個人物是羅馬萬神殿的中心神,在整個羅馬世界的硬幣和雕像上都有代表。她通常被描述成一只手拿著盛滿水果和奢侈品的聚寶盆,另一只手握著舵柄上,這是她主宰他人命運能力的標誌。

根據她的心情,財富可能會送上禮物給我們或者帶著愉快的微笑將我們引向災難。成為一名哲學家需要了解命運所控制的一切,抵制她的花言巧語,並指導永遠不要完全相信那些最終總是掌握在不道德和魯莽勢力手中的事物—並為那一天做好準備我們可能不得不一下子放棄她的禮物。這些禮物包含了我們今天認為幸福的基本要素的大部分內容:愛情、家庭、孩子、繁榮、聲譽和事業。

但是對於斯多葛哲學家來說,它們都不應該是智者真正信任的東西—因為它們隨時都可能在可怕的環境中消失。哲學夫人和波伊修斯坐在他的牢房裏,提醒他財富的欺騙性和魅力:“我知道財富這個怪物的許多偽裝,以及她用友誼引誘她努力欺騙人的程度,直到她突然被拋棄,用無法忍受的悲痛壓倒他們。”但哲學夫人也提醒波伊修斯,智者必須抵制將信仰寄托在命運的禮物上。

她介紹了一個著名的命運之輪形象,它的成功和恩惠之間旋轉-以及駭人聽聞的懲罰和痛苦。命運以放縱和無情的殘忍轉動著車輪,享受著那些幾個小時前才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信心的人的尖叫聲。

“如果你試圖阻止她的車輪轉動,那麽在所有的男人中,你是最遲鈍的。”哲學女士告訴波伊修斯:“你正在尋求重新獲得真正不屬於你的東西。”財富在這一點上發出了聲音,用令人不寒而栗的坦率說:“無償是我的本質;這是我永遠不會停止玩的遊戲,因為我在它不斷變化的圓圈中轉動我的輪子…..是的,如果你願意可以在我的輪子上起來。但是當你開始跌到時不要把它算作傷害,遊戲規則就是如此。“哲學女士現在進入了她信息的核心。

波伊修斯必須像任何一個有哲學傾向的人一樣,停止相信任何命運之輪可以立即帶走的任何東西:”你知道人類事物沒有一成不變,一個快速的一個小時往往會使一個人一事無成。“如果你擁有自己,你將擁有一些你永遠不想失去的東西,一些命運之輪永遠不會帶走的東西…幸福不能存在於由偶然支配的事物中。“波伊修斯必須退回到斯多葛哲學家所說的他的”內在堡壘“,一個不受命運之輪殘酷影響的最低限度的自我。

哲學女士強調,我們可以在一些永遠不會失去的東西裏尋找到幸福。尤其是人的推理能力,它可以讓人們了解宇宙的魅力、神秘和復雜。真正的哲學家會超越眼前的環境,對自己的命運之輪漠不關心,並認同歷史和自然的巨大力量。這是衡量波伊修斯信息的相關性的一種衡量標準,我們今天如此堅定地將幸福與兩個完全掌握在命運之輪手中的領域聯系起來:浪漫的愛情和事業的成功。

而且,不出所料,我們在這裏也不斷地失望,命運之輪隨機地旋轉著我們,從承諾到恥辱,從希望到毀滅。波伊修斯對他自己的時代和我們自己的時代發出的挑釁信息是:我們與幸福聯系在一起的成分事實上是導致內心的折磨和焦慮的不穩定因素。

波伊修斯的這個思想是斯多葛分支的最後一次雄辯的抗議。此後,基督教也包含了它的見解。我們成為哲學家不是通過書寫或者參加大學課程,而是通過意識到我們能掌握在手中的生活微乎其微,財富的無處不在和變化無常,以及我們需要超越公眾輿論、家庭、愛情和地位—為了建立一個人獨特與命運無關的精神力量來獲得平靜

正如波伊修斯所擔心的那樣,他在被監禁幾個月後被處死。

 

我們成為建築師不是通過工作畫圖或者參加大學課程,而是通過意識到我們能掌握在手中的設計建築的程度微乎其微,人的需求的無處不在和變化無常。以及我們需要超越公眾輿論、政治、經濟、技術、社交—建立你自己獨特的精神力量來成為建築師。建築師的地位和設計的力量在現實生活中確實占比很小,幾乎很難超越公眾輿論、政治、經濟、技術、社交等介質。建築師的是不是工人,繪圖的工具人,還是資本的馬車?當脫離這些外在,脫離這些不受控制的東西的時候,也許才能找到本質-遮風擋雨?。建築是隨著外界的變化而變化嗎?建築是不是文本、思想、邏輯、政治、經濟、技術、社交、的具象表現?建築師充當的是建造者嗎?也許建築師某種程度上需要成為哲學家。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