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則短篇之朝花夕拾

LLL1020 紙揉碎

這四篇短文都是最近寫的,不是很長,但我挺滿意,尤其第二篇。覺得有發到公眾號的必要,所以一起發出來。好久沒有白天發文了,總是在陰間時間長篇大論,也不太好。






*可以給我點個贊嗎


每次發朋友圈都會注意到,有些微信好友,點贊了我上面那個人的朋友圈,點贊了我下面那個人朋友圈,唯獨沒有給我點贊。這是為什麽呢?你真的看不到我發的朋友圈嗎?你是把我屏蔽了,還是眼瞎呢?(這句話有一點惡毒,但我只是想寫一個選擇疑問句,沒有罵人的意思)

此外,我認為還有以下幾個可能性:

1.你不喜歡我,你不願意給我點贊。

如果是因為這個,雖然會有一點點難過,但我還是可以接受。如果你不喜歡我,我也不會喜歡你,除非你真的特別好。就算我不喜歡你,若你朋友圈質量很高,我還是會給你點贊的。這句話有點道德綁架,但是我認為我的做法是對的,畢竟我們是微信好友。

2.你覺得我朋友圈的內容質量不高。

如果是因為這個,我會更加難過。因為我覺得我朋友圈質量很高。我發的內容很有意思,每一張圖片都值得細細品味,而且特別有內涵,是值得一個贊的。好吧,可能是我太自戀了,也可能是我發朋友圈的姿態有一點裝逼。這一點我很抱歉。可是,我發朋友圈就是為了裝逼啊,我在別的地方沒有逼可以裝了。這難道是我的錯嗎。

3.你忘記了。

這個理由我很難接受,因為難以成立。但是我勉強接受了。下次別忘了。

4.你覺得我不給你點贊,所以也不願意給我點贊。

這一點解釋起來有一點點麻煩。首先,既然你認識我,你難道不知道我這個人本來就不是正常人嗎。其次,可能是我不喜歡主動。你也不喜歡主動。但正是因為你不給我點贊,所以我才不給你點贊。若是這種情況,我願意邁出第一步,讓我們從此以後互相點贊!最後,我點不點贊有時候看心情。這一點我也很抱歉,我願意改正,全心全意地審視並欣賞每一個人的朋友圈,並真心友好地點贊!

如果以上的理由都不是,那還能是什麽呢。我不想再分析了,你也別分析了,我的微信好友很少,給我點個贊可以嗎,求求你了。我發朋友圈目的不就是這個嗎。很簡單的一件事情,我會對你充滿感激的。

另外,還有一些人,我們並沒有共同好友,所以我無法分析你是只不給我點贊,還是不喜歡點贊。後者我可以接受。若是前者,是不是也在以上的四點理由之內呢?難道是我不小心把你屏蔽了?還是你從來不看別人的朋友圈?我思來想去,只好悠悠地感嘆一句:這又關我屁事呢?

我很想把以上發到朋友圈。但是我再一次
下了懦弱和猶豫的淚水。或許,把一些話留在我心裏就夠了,你能否感受到我的心意,不是我說得算的。更何況,我知道我現在有一點點犯病。





*獻給旺財

今天刷視頻號刷到一個女生,很眼熟,微信好友點贊,想必是我朋友的朋友。但是大腦不僅有這一條推理,還不受控地向我輸送許久未曾觸碰的記憶。是她,原來是她。

和她唯一的關聯就是曾經同處在一片校園過,對她有印象只是因為她好看。好看的人有很多,可是僅靠遠觀的外貌進入旁人的心很難。但她的美有一股滲透力,曾滲透過我。

和她唯一的交際就是擦肩而過。我記得她當時的模樣。她臉肉嘟嘟的,但不胖,甚至有些瘦小。她一個人走路時總是向前看,睫毛微顫著下擺,不像我喜歡到處瞅。她和別人同行時,笑吟吟的,眼睛彎成月牙。她頭發微卷,常常紮成一個馬尾,是精靈的翅膀。

天,這還不夠嗎,能擦肩而過還不夠嗎。世界上總有一些人是精靈,是其他人的精靈。是不同於太陽光線的一種小光,不沐浴不暴曬,也不自知,只是偶爾遠遠地對我閃爍。

我把她的視頻號看了一遍又一遍,她也長大了。她的妝變濃了一些,對著鏡頭露出不深不淺的笑容,自信又青春,小小的虎牙很可愛。

我沒有陷入一些莫名傷痛,只有很多腦細胞都感動地默默流淚。看到她快樂,我毫無防備地收獲心安。看視頻中的記錄,她大概是來到南方的海邊遊玩,穿著碎花裙,像花兒一樣,像飄落天涯的花兒一樣,不知遠離了誰,但繼續、永遠地開放。





*性啟蒙

 

我的性啟蒙很晚,小學畢業才剛剛懂得一些,班裏男同學給我講的。那一天我記憶深刻。我記得我們騎著自行車,我靠右,他靠左;我記得我們要去幹什麽。他的MP4被班主任沒收,畢業了也沒有還給他,他想去老師家裏要回來;我甚至記得是在哪一條街道,是在哪一個位置,開啟了關於性的對話。

他問我,你知道女生是怎麽樣懷孕的嗎。

我說,男生的精子和女生的卵子結合在一起,形成受精卵,就懷孕了。

說完這一句話到了路口,我們向左拐。

他看出了我的無知,看出來我只是在背誦課本上的話術。於是擺出很黃的架勢,開始教導我。

他繪聲繪色,用非專業術語稱呼生殖器,絲毫不羞恥,還是很得意的口吻,炫耀知識般,細致地描繪性交過程。

我沉默,我看路,有條不紊地蹬腳踏板。我竟然從來沒有好奇過這件事情,在此之前,性對我來說只是男女有不一樣的身體構造以及精子卵子受精卵,沒有任何的細節和過程。他說得有點禁忌,有點令我吃驚。因為性在那一刻不是推理出來的,不是公式,不是道理,像憑空出現的真理與現實。

原來這個世界是這樣的嗎。

在他的敘述中,男性是動作的發起者,是主語,是主動語態。女性是動作的承受
,是賓語,或是被動語態。

這個世界是這樣的嗎。我又應該怎樣。

我們拐進小區,停車,進入一個單元樓。老師不在家,電話打不通。所以我們只好原路返回,瞎逛。路過小學旁的鮮奶吧,我請他喝了一杯酸奶,因為我有一張充值卡,裏面還剩下一點點錢,正好畢業了,花完算完。

我忘記了為什麽他回家的時候我跟著他一起,可能我們還想繼續玩。但被他媽止住了。他媽媽坐在院子裏,在算什麽賬單。抬頭看見他,就開始罵他,數落他為什麽出去玩,為什麽頑皮。我在一旁站著,媽媽就當我不存在。他低著頭面對他媽媽,似乎想要逃避這一切。

他媽媽真的罵了他很久。因為不是在罵我,所以我也聽不進去,也聽不太懂,所以很煎熬。於是我跟他使了個眼色,告訴他我先走了。

我騎著自行車遠離,罵聲漸弱,直至聽不見。後來我再也沒見過他。





*關於影片竊聽風暴一個片段的觀後感

 

Nein?Brauche ich ihn nicht?Brauche ich dieses ganze System nicht?Und du?Du brauchst es ja dann auch nicht.Oder erst recht nicht.

Aber du legst dich doch genauso mit denen ins Bett.Warum tust du's denn?Weil sie dich genauso zerstören können,trotz deines Talents,an dem du noch nicht mal zweifelst.Weil sie bestimmen,wer gespielt wird,wer spielen darf,und wer inszeniert.

Du willst nicht so enden wie Jerska.Und ich will es auch nicht.Und deshalb gehe ich jetzt.

很喜歡這一段質問。男人,不要用這種看似高尚的實則自我感動的方式來挽留我,我不需要你的拯救。我們都一樣活在這水深火熱中,你也用違背內心言語方式生存著。

委屈,抱怨。愛情。

Du hast in so vielen recht und ich will so viel anders machen.

Aber ich bitte dich.Ich flehe dich an.Geh nicht.

男人永遠招架不住女人的反問。是,你說的都對,我也想改變。但我只是求你,求求你,別走,好嗎。

他只會服軟和央求,除此之外他不知道還能做什麽,他也什麽都做不了。只好把這男人的經典方式來一套。

他希望今晚她不要離開她。他知道她出去後要面對什麽。他覺得他愛她,況且事實如此。他覺得他該如此表達愛。

可這對她的處境又能有多大幫助呢?她需要嗎?她需要這份愛嗎?

他們不想被時代改變,他們也想試著改變時代。時代洪流中一切愛恨情仇都化為緘默。只有竊聽的人在心軟。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