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陰鬼怪誌異文化淺談//李立

微風華山 華山微風


華陰其名始見於《尚書•禹貢》,漢高祖八年,更名華陰,至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關於華陰地區鬼怪誌異,散見於古代書中。

要說古代奇書,《山海經》絕對算得上其中之一。《山海經》載:又西六十裏,曰太華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廣十裏,鳥獸莫居。有蛇焉,名曰肥遺,六足四翼,見則天下大旱。對於肥逸,我有話說,俗語有雲:人不辭路,虎不辭山。能辭,必有其因。人為果腹,不辭辛苦。獸要進食,無可厚非。況“太華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廣十裏,鳥獸莫居。”如此之險惡環境,其生存可想而知,不得進化為四翼六足。高處難攀而翼飛,山陡難行而六足牢。“鳥獸不居”,食物本來就少,只能飲山水小蟲花草而活,商湯時期,那年雨水稀少,草木幹枯,不得已而為之下山來找食物,被你們所謂的人們看見,之後天氣一直幹旱無雨連續了七年。在你們後人著書的《山海經》中,視為不祥之物,言見則天下大旱。我肥逸雖醜,卻活的不易,這七年有誰知道怎麽活過來的嗎?!天要大旱,爹要續妻,關我肥逸鳥事!欺負我沒文化,啞巴牲口不會講話!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天道輪回,自會有人明白這裏面的不易,清者自清。古獸肥逸的心聲。

而到了唐代,唐傳奇獨領風騷。說唐神龍年間(705-707年),華陰有位書生名叫楊振。一天辭別妻子,去看望遠方的朋友,因天黑錯過了宿頭,便在一破廟裏住下。天熱無人便脫了衣赤膊在月下看書,後遇頗有姿色的女鬼。女鬼吸人陽氣而續。楊生一身正氣,後女鬼仰慕,便說出冤屈。原女子為一苦命人,自小有一同歲青梅竹馬的戀人名為黃秋葉。當地富商魏步尊六十有余,尊貪起美色,逼我就範。不從。後讓其黃家悔婚,黃家不從,便買通當地縣衙,誣陷黃秋葉為土匪致牢。黃秋葉為表真心,撞死在牢房。黃秋葉父母得知死訊,皆憂傷而亡。魏步尊看到黃秋葉已死,緊逼我就範。我不堪其辱,跳山而亡。我本作鬼,找魏步尊索命,奈何魏身邊養了一些道術者,我不能靠近。如今魏步尊因病不久就要離世。他還不放過我,讓其道士壓我魂魄,等他死後,與他成陰婚。說話間,一道士手持法劍找尋於此喝斥,女子急化一股青煙向外飄去。楊生隨之緊出。但見不遠處電閃雷鳴、飛沙走石,卷起的樹葉石子打在楊生的臉上。細看之,女子已被道士壓在腳下,苦苦掙紮。楊生不及細想,跑過去一腳踹開道士,女子隨即化煙而去。後地藏菩薩知其苦,可憐兩人身世,讓其投胎成了楊生的一對兒女。魏步尊下了地獄,道士後被野狗咬其一只耳朵。

       此唐傳奇,從魏步尊名字可以看出,其名諧音為老不尊,德不配位。黃秋葉,年紀輕輕,取此之明,可知命不長矣。故事並未講明此女的名字為甚,此傳奇以女子的不幸壓到最底點,以讓讀者對魏步尊的囂張跋扈恨到極點,一底一極,故事富有張力,也襯出華陰小生楊振其正氣,以讀者的角度與楊生的角度達到“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兩者無縫連接的效果。此傳奇宣傳的因果報應,人需走正道的思想是很深刻的。

南宋有一部洪邁著文言誌怪集《夷堅誌》,書名出自《列子.湯問》:《山海經》為"大禹行而見之,伯益知而名之,夷堅聞而誌之。"大意是指《山海經》中的故事是大禹看到的,伯益取的名,夷堅聽說後,記錄記錄下來了,可見洪邁是以夷堅自謂,將其書比作《山海經》。其卷七有一篇《華陰小廳子》,原文如下:宣和間,陜西某郡守赴官,食於道上驛舍。一道人從外直入,閽者諭使去,不肯聽。家人望見亦怒,爭遣逐之。獨郡守延問其故,但雲:“尊官過華陰時,若見小廳子,幸留意,他無所言也。"語畢徑出,守欲扣其曲折,使追之,不可及。洎入關,浮舟泝渭,晚泊矣。從吏曰:“有小史持刺,稱華陰小廳子,欲參謁。拒以非時,則曰:"有一事將語使君,然吾祗役於邑中,來日朔旦不可脫身,故乘休假馳至此。"”此去邑尚百裏也。守憶道人語,命呼登舟。則又曰:“所言絕秘,不願傍近聞之,必移泊北岸乃可。”守又從之。舟人謂“系纜已定,無故而北,豈非奸盜設計乎?北又非安穩處。"不得已而行。迨至北岸,其人杳不來,盡室怨悔,業已爾,無可奈何。夜未半,大風忽起,如山頹泉決之聲,魚龍悲吟,波浪濺激,搖兀不得寐。兢憂達曉,望南岸,既崩摧數仞,客舟同憩宿者淪溺無餘。及到縣訪求此吏,蓋未嘗有也。一家免葬魚腹,異哉!



大意說的是,北宋微宗年間,有一郡守去陜西赴任,路途遇一道人,說你走到華陰縣,如果遇到一個小廳子(官府中的小職員),你留意一下。在沒有別的話。”說完就走了。後入關坐船沿渭河而行,晚上船停在了渭河南岸。後還真遇到一個華陰小廳子要拜見郡守,周圍人驚嘆來此約有一百來裏地,怎麽來的?!說有重要的事需要船停在渭河北岸。說完就離去了。船夫嘟嘟囔囔的把船駛向北岸。到北岸後等了,晚上大風起,河浪翻滾,船搖晃不止。目望南岸,風浪更甚。天亮後到南岸,一片狼藉,慘不忍睹。如果昨晚在南岸大家都不能幸免。到華陰縣衙問詢華陰小廳子這人,卻沒有此人。真是奇怪啊!

洪邁所著的這篇《華陰小廳子》其人,與東晉文人於寶所著的《搜神記》卷四中華陰平舒道向使者獻完玉璧後飄然而去的“素馬白衣”人,兩者為典型的“神龍見首不見尾”,其人物描寫有異曲同工之妙。

對於古時誌怪小說,清蒲松齡所著的《聊齋誌異》為巔峰之作,而其中的一篇《促織》,也為名篇。後收錄於高中語文課本中,八零後的我就學過這篇文章。為啥要單說這篇《促織》呢?因為這裏面的故事就發生在明宣德年間(明宣宗年號1426-1435)的華陰縣。原文太長,我大概講述一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搜索看下。說宣德年間,皇宮盛行鬥蟋蟀(也就是促織),這東西本就不是陜西產的,華陰有個縣令想巴結上司,就不知從哪抓來一只,你還別說,這只蟋蟀也厲害,鬥贏了了不少蟋蟀,上司便讓其供應。下面的人就把捉蟋蟀的活,分攤到百姓身上,致使幾戶人家都破產。縣上有個叫成名的讀書人,為人拘謹,不善講話。捉了兩三只,瘦小而不符合要求,被打了板子,被打的連床也不能下了,更別說捉蟋蟀了。成名苦惱自己沒用,也不想活了。這天,村裏來了一個駝背的巫婆,聽說很靈驗,成才的老婆便備了些禮錢去求神。駝背巫婆給了成名老婆一幅畫,成名老婆便拿回家。成名看著老婆求回來的這幅畫,和村裏的大佛閣很像,就忍著疼痛,扶著杖,過去找去。草叢中都仔細找卻沒找到,這時,跳出來一只蛤蟆,成名很驚奇,和畫中畫的一樣,就急忙過去追,後還真找到一只個大,尾巴長,青色的脖頸,金色的翅膀的蟋蟀。找到合適的蟋蟀,全家都很高興。卻沒想到,蟋蟀被成名九名的兒子不小心弄死了。成名氣得罵了幾句,孩子哭著跑了。後找不到孩子,終於在一口井中找到,夫妻倆不覺悲從心來,哭了出來。打算從草席埋葬孩子,走過去一探鼻息,還有微弱的氣息。到了半夜孩子蘇醒了過來,卻沒有氣力。孩子醒了,蟋蟀卻沒了,如何交差。天亮後,不想聽到一聲蟋蟀叫,抓了,卻個小不合心意。就和村中的一只“蟹殼青”的大個蟋蟀鬥,沒想到還鬥贏了。不曾想,這時,一只公雞向小蟋蟀啄去,成名心大驚,不知怎麽救它,小蟋蟀卻跳到公雞的紅冠上不停的叮著。成名大喜。後成名也因這只蟋蟀而飛黃騰達。孩子也在一年後,恢復正常。期間說他變成了一只小蟋蟀,而其鬥之。“一人飛升,仙及雞犬”的成語,也由這篇名篇中出。

蒲松齡是南方人,寫北方事,從茶攤中聽來,後整理。細推敲,這篇《促織》主角叫成名,就知道作者有很強的主觀意識在其中。和茶攤哪位客人講述的原故事與現在所看到的已經有了太多的雲泥之別。但可以肯定,故事核心沒有變多少,只是被蒲松齡添加了更為豐滿的羽翼。讀來起伏跌宕,富有趣味。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旬,桃下五裏村人楊達夫“不辭萬苦,廣搜細集,筆之削之,凡二十余載(書中前言語)”,所著《華山奇聞軼事錄》。在其第三卷中《周群賣涼粉(周群為南營村人)》、《飛人(南洛村所見)》、《路神(槐芽堡任德元)》等,文風樸實耐看,因其人其村很多都在其周圍,讓人倍感驚奇與親切。有喜歡的朋友可找來讀讀。



華陰地區關於“迷糊子”,常聽關中鄉人說起,至於是一種物理現象,還是個人精神在某個時段出現“斷片”,或是一種迷惑人的物體或流體或氣體,不得而知,但“迷糊子”的故事卻流傳著。父親是位木匠,從十九歲開始學習木匠手藝,藝傳有師,聽父親說,他的師父就曾遇到傳說中的“迷糊子”。他師父年輕時候,一次趕夜路,從外村走小路回家。父親的師父走路是個“日恍”(老家話,此處指走路比較快),走著走著便迷迷糊糊起來,意識卻能感覺到自己趕路。臨到天亮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在村南一處大口井沿邊轉圈走不知走了多少圈,萬幸卻沒掉到井裏去。回到家,給村裏老人說起這件事,老人說是遇到“迷糊子”了,“迷糊子”日弄(惡作劇)他裏。但“迷糊子”是個啥,誰也說不上來。

       關中平原地區本就是儒道佛等各名家的一方沃土,黃土厚重,裂變出幾朝天子幾朝臣,朝廷也是由人組成,鞏固朝廷的卻最為倚重為思想與法令。而這些完全由人貫穿執行滲透。在這種背景下,而產生一些經典著作,冷兵器與生產力的碰撞,巧合與不理解的天體與物理現象,衍生出一些著作與口口相傳的傳說。南北共通。《楚辭.屈原.遠遊》:因氣變而遂曾舉兮,忽神奔而鬼怪。意思是循著氣的變化層層高飛,把鬼神也驚得奔走詫異。在《論語》中,“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等有關敬畏鬼神的儒家言論,也並不罕見。

鬼神都是人類念力下的產物,我把人們對它的態度分淺念、中念、深念。淺念便是晨露沾衣,便抽身向陽。不執念,留距離;中念對此分析沉澱過,其中的意義與糟粕心中已有幾分底色;深念便沉迷與此,直接或間接成為某事件的不可替代的人或物,“不癡魔,不成活”。

       鬼怪異誌的形象的背後,是世人對未知世界及未知力量的敬畏。人們希望通過對鬼神的敬畏,以祈求獲得鬼神的祝福,而降低生活中的精神痛苦。無論過去或未來,人們對鬼神敬畏的這種精神力,是與自然、區域、思想、意念、文化等綜合的產物。取其精華,丟其糟粕,我們需用唯物辯證法的理論看待這個問題。空間是以維度而劃分的,我們不能以螞蟻的二維空間(前後左右)說人類的三維空間不存在,以此類推。這也道出了一個真相:存在即合理。


作者簡介

李立,生於1985年,華陰作協會員,喜集舊書,作品散見於報刊和網絡平台。

2391

勤洗手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