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今時

三保的故事 三保的故事

入冬以後店裏的生意也隨著天氣的轉涼而變得冷清。客流稀少,晚上去店裏的時間自然也就比之前遲了許多。


最近發現一個現象,不管去的是早還是晚,都能碰到對面燒烤店的老馬背著雙手在跟我隔壁小店的老板聊天。


昨晚上走路到店裏感覺口幹,就到小店買礦泉水,看到老馬又站在那閑聊,就調侃他生意不當生意做,跑這吹牛逼。老馬臉一板,操著濃重的皖北口音說,屁的生意,哪有人啊。問他為什麽沒人,人都去哪兒了?老馬說,我哪兒知道啊!


再問他,往年是不是到了冬天人也這樣少?老馬說,冬天天冷人肯定會比夏天少,但這兩年不管是冬天還是夏天都比往年人少了很多。


帶著疑惑,又晃到隔壁劉姐排檔,也是空無一座。老板劉姐不在店裏,問店裏幹了幾年的服務員,最近生意還好吧。服務員說,生意很差,沒什麽人來。問她以前到了冬天生意也是這樣嗎?服務員答,這兩年夏天的生意就相當於往年冬天的生意。


隔著小店的丁記排檔晚上關門比另外幾家要早一些,但不用問,每天經過他們家門口都知道生意的好壞。


老馬燒烤、丁記排檔、劉姐排檔都是超過十五年的老店,可以說客源是非常穩定的。但這兩年受到疫情直接或間接的影響還是很明顯的。當然,也有一些新開的店抓住了某音風口,獲利頗豐。但那畢竟是鳳毛麟角,更多的小生意人和從事旅遊、酒店、客運、景區等服務行業的人,還有機場周邊、鐵路客運站周邊做小買賣的人、出租房屋的人無不是在掙紮中求生。


疫情發生已經兩年了,兩年前的1.23號是武漢封城的日子。


兩年前我還在做機場客運,記憶深刻的是,2019年春節前幾天,疫情的消息還沒有曝出。1.20號那天我坐在辦公桌電腦前,看著客服做好發過來的最近一周要接送的客戶文檔。盯著那份密密麻麻每一格都被客戶的地址電話航班起飛或落地時間填滿的excel表格,眼睛生疼。


1.24號就是年三十,對中國人來說最最重要的節日。


接機的肯定不能耽誤客戶回家吃年夜飯,送機的也不能耽誤客戶去和家人吃年夜飯。同時還要保證送出去接回來車輛都有上座率,就這樣根據客戶當天航班起降時間,先將航班起飛或落地時間差不多的客戶拼在一起,再根據航班起飛和降落時間進行匹配,送機和接機進行銜接,盡可能減少接送車輛上的空座。


那時候我們線上有攜程同程客戶,線下有百分之三到四十的旅行社客戶,再加上積累的一些散客,春節期間的預約訂單排的很滿。這絕對是一項費腦的工程,花了幾乎半天時間,腰酸背痛頭昏眼花才算弄好。


但這還沒有結束,因為駕駛員也要和家人吃年夜飯。尤其是有幾個家在外地,早前就請了假。於是,每一趟接送安排哪個師傅又成了新的頭疼的事情。


最後先根據能上的師傅的家庭情況甚至性格特點暫時列了個對應的名單,並且將年三十下午合肥機場接人的航班留給我自己,這趟鐵定趕不回來吃年夜飯。


第二天先將師傅們召集到公司,然後想了個抓鬮的辦法,在紙上寫了從年三十到我年初三的數字,抓到對應的數字就要完成當天的接送機任務。師傅們很配合的抓了,並在一片開心或叫罵嬉鬧中結束了。我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


時間很快就到了二十三號,突然各大媒體上曝出武漢封城的消息,這時候有師傅來請假說家裏有事情後面行程跑不了了,接著又有師傅打電話來請假,有的直接撂挑子不幹了。


當時整個人懵逼了,坐那半天沒回過神。等冷靜下來,趕緊把預約訂單又梳理了一邊,這時候客服告訴我很多預約出行的客戶都取消了訂單。但回程的客戶也不停來電叮囑要按時接機。我馬上打電話跟給每個師傅,要求或者說是請求他們把三十和初一的訂單跑完再說。最終說服了劉師傅和郝師傅(尤其感謝劉師傅,上班第一個月就遇上這事,年夜飯都沒吃上),還有一位師傅我免了他在我這借的六百塊才答應跑完行程。


年三十那天,我讓猩猩幫我頂上合肥的行程(當然兄弟歸兄弟,錢是必須要給的)。然後自己從年三十到年初一,幾乎一刻不停的在機場和蕪湖之間狂奔。最後實在跑不動,又掏了四百塊給免了他六百債務的師傅,頂了一趟。


最終,所有回程客戶全部安全接回。也踐行了我們的承諾,只要是我們送出去的我們就一定接回來。


說實話,即便到了兩年後的今天我依然沒有對疫情感到恐懼,更多的是對封城對關店的恐懼,深深的恐懼……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