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這次的影響,越來越大了

快樂學唄

以下文章來源於假裝是天堂 ,作者我是老徐

假裝是天堂 .

我是老徐,在這裏講一些你看得懂的深刻。

上海的影響,正在擴大。
 
前段時間,上海各大車企的老板都在朋友圈大訴苦水。
 
小鵬汽車的老板說,若上海不能復工復產,5月後可能中國所有的整車廠都要停工停產了。
 
 
在此之前,蔚來的李斌也發表過類似的動態。
 

華為的余承東也表示,若上海再這樣下去,以後所有涉及上海的科技工業將會全面停產。
 

不止是汽車行業,上海涉及的領域還有很多。

外貿、物流、金融、互聯網、廣告甚至是氧氣用品,上海幾乎都占據了龍頭的位置。


而這些行業,正在備受打擊。

比如,外貿。
 
上海是全球最大的港口城市,2021年的集裝箱吞吐量突破4700萬標準箱,占全國總吞吐量的17%,蟬聯世界第一。
 
其地位,舉足輕重。
 
可運作動力如此強的城市,運力卻已經開始從100%降到了10%。
 
這還是在上海港沒有徹底停擺的情況下。
 
老徐有個上海朋友抱怨說,因為疫情影響,之前的外貿訂單均不能如期交貨。
 
不僅外貿訂單少了一半,就連平時的老客戶都不下單了。
 
同時,國內原材料成本一直走高,全球的需求端又開始下降,而且海運費還暴漲,原來只用3000美金搞定的東西,現在卻翻了接近5倍。
 

多重打擊,上海外貿從業者已經是如履薄冰。

還有,芯片行業。

上海素來有中國「半導體第一城」的稱呼,單單2021年,上海全市工業增加值就突破萬億,達到1.07萬億元;

比如我們熟悉的「中芯國際」,總部就在上海。

而這裏的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占全國四分之一,幾乎是命脈一般的存在。

但是這些需要人員密集型的產業,連生產都成了問題。

再比如,醫藥領域。

全球前十名藥企龍頭們,有8家的中國總部都在上海;

中國藥企龍頭也是,A股上赫赫有名的藥明康德、復星醫藥總部都在上海。

這些企業幾乎都受到了影響。

你以為,只有上海本地的有影響嗎?真實的情況是現在已經擴散到整個長三角。

比如,隔壁的昆山。

因為上海疫情的蔓延,當地很多企業停工,其中多數產業是當時政府班子好不容易才爭取過來的,特別是當地的台企,更是出名紮堆。

不過,都停滯了。

老徐有個昆山的朋友,他從上個月跟我抱怨說不能去上班,時至今日,他依舊封控在家中。

管中窺豹,可見當地的影響多大。

以此類推,身處三角洲的蘇州、杭州和南京。
 
因為地理緣故,他們之間很多企業都是配套的,各企業之間根據上海的上下遊位置分布了許多不同的產業鏈。
 
這意味著,只要有一個環節受到影響,那整個產業都會有波動。
 
現在上海產業停擺,江蘇浙江很多企業自然也會面臨原料進不來,產品出不去的困境。

上海影響,正在蔓延到整個長三角地區。

最誇張的是,連遠在廣州的企業的都受到了影響。

比如東風日產在廣州花都的工廠內一線、二線及三線生產線均停產8天;生產基地遠在河北廊坊的長城汽車也受疫情影響暫時停產。
 
而這些都是因為上海疫情擴散後所帶來的連鎖效應。

這還不包括本地的一些餐飲行業,他們這陣子幾乎就等於0收入了,疫情過後如何幫助他們恢復運作,將會成為下一個問題。

可以說,上海這次影響之大前所未有。

而且已經不再是民生那麽簡單,也不只是一個城市的問題,全國的各行各業,幾乎都被拖下水。

嚴峻的現狀,擺在了上海面前。

當然,企業的呼聲很快被政府看到,為了解決上海的生產運行難題,當地經信委公布了個復工復產白名單,多達666家重點企業上榜。
 
在名單裏的企業,只要符合其中要求就能復工復產了。


可是,在上海疫情如此嚴峻的情況下強制復工,實際情況並沒有想象中那麽樂觀。

比如名單上某公司的總監就在朋友圈吐槽,復工要求太高,基層執行很難到位。 


其實這也能理解。

復工了,到公司後陽了怎麽辦?責任算誰的?

現在上海大部分居委社區,已經到了不“陽”才是王道,誰都不想做擔責的那個。
 
還有就是交通問題。
 
公共交通已經停運了,沒車的咋辦,即使是有車一族,可能還要面臨給汽車申請出行通行證等等各種問題。

再來就是工廠本身產能問題。
 
現在上海的貨運半癱,上遊零件廠是復工了,原材料夠嗎?即使夠,生產出來的零件,能送到車企工廠去嗎?
  
無奈的情況是,運輸費上漲十倍也沒運輸公司願意接單,大家都被司機被困高速的新聞都給整怕了,而進去了也不一定能出來。

代價,太大了。

可以說,上海復工正處於尷尬的節點。

問題很多,可以不復工嗎?

這個問題被很多人提出來,有人的看法是停個一兩個月徹底解決疫情再考慮復工問題。

這好像是最優解,但其實更難。

上海的經濟體量,太大了。

作為一座國際大都市,上海的經濟規模不僅在國內拔尖,在世界也是名列前茅。
 
2021年,上海GDP以4.3萬億超過了倫敦和巴黎。

在全國這麽多城市中,晉升第四。
 
一個城市明明不到全國千分之一的面積,卻貢獻了全國3.8%的GDP,可見它超凡的實力。

也因此,決定了它將擁有龐大的各類產業群,一旦停擺,和它有關聯的所有上下遊企業,國際業務將通通遭受影響。
 
牽一發而動全身。
 
上海一天不好,國內經濟就會持續被影響。
 
無奈的是,這種影響還在繼續。

回頭去看,很多人會借此說動態清零的不對,但像廣州、深圳等城市卻用現實告訴我們,想要回到不被疫情影響的生活,動態清零是的確目前最優解。

廣州從發現到今天宣布疫情收尾,用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幾乎是將病毒狙擊在最小的範圍。

經濟影響,也非常小。

這也說明,策略是對的。

而且,上海的經濟地位越高,就越要盡快和徹底解決疫情問題。

不然,其他城市都沒啥感染案例,大家只會遠離上海,將所有產業搬離,而不會說為了能融入上海,讓更多人加入被感染的行列。

這筆帳企業自己會計算,都不需要政策的限制。

當然,此刻討論這個對於上海來說沒有啥用,但亡羊補牢,是有效果的。

上海太多的負面,導致有的人越來越不堅定,甚至想要擺爛,可是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擺爛的後果絕對比現在還慘。

誠然,隨著病毒的變異和毒性的減弱,防疫政策也在慢慢變化,但這需要時間,更不可能一下子放開。

近期上海不斷出現的死亡率,就是最大的教訓。

回頭去看,像廣州這種既可以不用死人,也不需要太影響經濟去防疫,為什麽不用呢?

邊等邊防疫邊經濟發展邊等特效藥,不好嗎?

大家都期待上海復工復產,回到幾個月前的上海,而不是希望上海成為孤島,這無異於自殺。

擺在上海面前的,其實只有一條路。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