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野菜--今年春天的必修課

心草讀書會 心草讀書會

本文作者- Mia

作者簡介:Mia,熱愛科學的文青一枚,心草科學群群主,致力於家庭科學與數學教育的實踐與推廣。

友評:全職帶娃,卻不甚靠譜;熱情佛系,又時而毒舌。用朋友的話講,“你生錯時代了,應該去古代當女俠”。咳,錯就錯吧,既來之則安之,且帶一顆自由的靈魂在這有趣的世界走一遭吧。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心草讀書會對文章觀點不發表意見。

我在農村長大,以前農村的孩子很多要在放學後去放牛羊,割野菜喂豬,可這些我都沒怎麽做過更談不上經驗。或者也正因為沒幹過,才總對野生自然裏的春華秋實蒙了一層好奇和向往。


特殊時期,今年春天跟自然打交道遠比與人見面的時候多,於是新認識了不少有趣的野菜。才發現,真是遍地青綠都能吃。所以如果有一天真的鬧饑荒了,要往鄉下跑。


還能出門的日子,是莫大的恩賜。下課後我和小李倆人去探野地,挖野菜,但沒豬可喂,喂人吧。

我倆閑聊瞎逛著,看到路邊低矮的小樹枝上,有一個巴掌大小的鳥窩,看樣子似乎是廢棄了。自己做窩的鳥兒,都是建築大師,以前見到的鳥窩都是高高建在大樹的枝杈上,個頭也很大,我只能在地上仰望。這個建在這麽低的小樹上,不怕危險麽?不過倒是成全了我倆近距離欣賞的心願。不知道這是哪只小可愛的傑作,如此精巧別致,據說大部分鳥巢都是一次性的,也不知道這個還會不會被再次利用,就此空置了好可惜。小李想帶回來,我說要不再觀察一段時間。

後來看到一片林子,鉆進去探查一番,樹木主要是常見的柳樹、海棠、榆樹這些,榆錢已經過了最最好吃的時日,前些天榆錢湯榆錢餅也都沒錯過。地上看到了好大一片刺兒菜,熟悉的品類就有些興趣索然,按照小李的意思,拔了一棵顏值比較高的,表示來過了。這個也喜新厭舊啊?其實刺兒菜也是今年春天剛認識的,這會兒已經算舊識了。

接著走。預先想去的目的地路堵住了沒去成,於是轉向另外的方向,歪打正著,成就了這一趟的最佳發現。


在土石枯草新綠渾然一片的地上,小李發現一種沒見過的草類,有點像馬齒莧,葉子圓厚細長,密密的在枯草下長了一層,才露頭不久。查證了一番學名叫“堿蓬”,看介紹渾身是寶,籽能榨油,嫩芽能食用,好處多多。

小李來了興致,悶頭選苗下手開始拔。我看得有趣,她本算是偏肉食動物,餐桌上對這些“草”類食譜,興趣寥寥。所以你看,重要的其實是“新發現”。“新的發現”,從古到今,吸引著人們主動進行各個領域的探索,樂此不疲。而是否有用,是否能創造巨大的價值,那是後面的事,“純粹的想知道”,才是最初的那個源動力。


我在走神兒,聽到小李喊我,原來她發現拔下來的堿蓬,可以明顯看出來有一些植株的莖比其他明顯更加細長。我倆同覺得好奇,琢磨半天,原來是環境所致。莖比較長的植株都長在一層枯草杆之下,為了能見到陽光,它們只能努力伸長脖子向上尋找光,就像人們發豆芽,利用的是同樣的原理。

收獲堿蓬一大把,天色不早了,開始往回走。半路又看到很大顆的菜...還是草?又停下來查看,喜提今天的第二名野菜新成員-酸模。小李說看著像菠菜,查完發現別名真的就叫“野菠菜”,可食用。挖菜專員繼續上陣,找了一顆中等大小的菜下手開挖,說太大顆的怕老了。在菜堆裏長著看不出,挖下來單獨看,還是挺大一顆,夠一盤菜了。

回家後晚上兩盤野菜上桌,堿蓬炒蛋和木耳野菠菜。為什麽只有一張圖呢?因為另一盤沒來得及拍照就被瓜分完了...然後我看著這盤野菠菜陷入沉思,我明明一滴醋也沒放啊,為什麽做熟後綠菜葉變黃了?良久,終於明白,因為這菜葉它自帶酸汁啊,所以人家叫“酸模”!嘗一口,確實酸味十足。

飯後回味,我又嘀咕,這一盤酸菜下肚,真的沒問題麽?等等,另一個菜叫什麽來著?堿蓬啊!天意天意,那你倆就去肚裏中和一下吧。


在認識野菜,陽台發苗成為城市人必修課的這個春天,你都挖過或曾經挖過哪些野菜,做過哪些地方佳肴?不妨分享上來我們一起擴充野菜食譜怎麽樣~


【備注】

食用野菜要謹慎,尤其是不了解不熟悉的慎用。我會仔細做查證並咨詢有經驗的朋友,充分了解後才會食用。


作者&攝影:Mia

編輯:心草

排版:文汀

往期推薦

01

【2022年3月】| 草籽群每日分享集錦

► 點擊閱讀

02

你那裏的三月 

► 點擊閱讀

03

《連接的藝術》課程火熱報名中:進一步說明 

► 點擊閱讀

04

【 大咖微課】| 連接的藝術


► 點擊閱讀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