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堂(十七)

廖磊1976 愚味

二十

朋友

院子裏的鳳仙花開了又謝,謝了又開,熱熱鬧鬧的花事已經觸到了暑假的尾巴了。

一天,姍兒從福音堂做完作業回家,剛剛出了福音堂大門,下街沿,蘭妹就叫住姍兒,偏著頭,眼睛裏滿是疑惑地問姍兒:“姍兒,你是不是把撿到的錢給玉兒了?”姍兒一時愣住了,心想,什麽時候撿到錢了,如果撿到錢,歌裏不是說要交給民警叔叔的嘛,咋個會交給玉兒。姍兒剛想說,沒有啊,她突然想起剛剛放暑假時,玉兒拿著五塊錢請她吃冰糕,喝冷飲的事,臉一紅,結結巴巴地答道:“嗯,嗯,撿了五塊錢,我給玉兒了!”蘭妹的眼睛一下子眯成了一條縫,極像妖媚的狐狸,對姍兒說:“姍兒,你太乖啦!晚上過來喝冰鎮綠豆湯哈!”

姍兒點了點頭,說:“嗯,謝謝蘭阿姨!”蘭妹伸出手指,勾了一下姍兒的下巴,以示表揚,然後轉身扭著自己日益肥碩的屁股進了自家的商鋪。



姍兒穿過街道,剛跨進店鋪,姍媽抄起手,站在姍兒面前,目光直直地盯著姍兒,不說話。姍兒第一次看到姍媽這樣看著自己,十萬個為什麽在腦子裏一齊閃現,突然,姍兒的眼前浮現出剛剛和蘭阿姨在對面街邊對話的情景,她明白了,狹窄的街道已經暴露了她和玉兒之間的秘密,姍媽要審五塊錢的事,可是這事她不能說啊,她答應了玉兒不說的!

姍媽不說話,姍兒也不敢動,好久了,姍兒舉起《暑假生活》,對姍媽說:“媽媽,這本快做完了!”姍媽不說話,那雙眼睛依舊直直地盯著姍兒,充滿了等待,期待,和懲罰。姍兒心兒怦怦怦跳得厲害,腦子裏不停地籌劃如何給保住玉兒的秘密,如何給姍媽想要的答案。越是想找借口,借口越是遠離自己。好處時間,姍兒都開不了口,怯生生地望著姍媽。又過了好久,姍媽說:“姍兒,五塊錢是你撿的?你是不是拿了媽媽的錢!”姍媽這一問,姍兒就哭了,姍媽說“你撿的”那三個字,尾音拖得極長,否定的語氣早已掩蓋住了疑問,而姍媽說的“拿”很明確是“偷”的意思,她是不敢的。姍爸講過“小時候偷針,大了就偷金”的故事,她不願意做小偷,小偷就是過街的老鼠,人人都要喊打的。

姍媽看到姍兒哭了,更加懷疑姍兒染上了壞習慣,伸手去抄雞毛撣子。姍爸一下子從櫃台出來了,一手奪過姍媽手裏的雞毛撣子,對姍媽吼道:“事情還沒有搞清楚,莫忙動手!”姍兒從來沒有看到姍媽如此生氣,三魂嚇掉了七魄,“哇——”的一聲,內心的恐懼,委屈以及為難全部隨著撕心裂肺的一聲“哇——”吼了出來。

姍爸是極心疼姍兒的,就這麽一個女兒,捧在手心怕壞了,含在嘴裏怕化了,此時這一哭,就像一把刀,割在了姍爸的心尖尖上。姍爸抱起姍兒,頭也不回地往外走,邊走邊伸出手背給姍兒擦眼淚:“姍兒,不哭了,有爸爸在呢!姍兒,媽媽是怕你學壞了……”姍兒抱緊了姍爸的脖頸,她答應了玉兒不說五塊錢的來歷的,她不能說,但是她給蘭阿姨撒了謊,姍媽隔著街是聽到了的,小小的她不知道該如何做到誠實和守信,她開始後悔,自己一時的貪心……此時的她,哭得抽噎起來,小胸脯起伏得厲害。姍爸大抵猜出了幾分,安慰道:“姍兒,爸爸相信你,不問你這件事了,但是爸爸希望你能記住,這一輩子都不能隨便拿別人的東西,包括爸爸、媽媽的東西……”

姍兒一聽,把姍爸的脖頸抱得更緊了,哭得更歡了,心中的那塊沉重的石頭被姍爸的信任取走了,辜負了姍爸的信任又成為一塊新的石頭壓在姍兒心中……姍爸抱著姍兒順著街走呀走,姍兒的哭聲小了,最後終於停了下來。姍爸說:“姍兒,爸爸做了你喜歡吃的青椒肉絲,排骨燉綠豆呢,回去吃飯了。”姍兒不做聲,她怕回去姍媽還等著問她呢。姍爸懂得姍兒,也懂得姍媽,他向姍兒保證,回去後,一定不準姍媽再問她了。

等兩個人一到家,姍媽就跨出鋪子,姍爸瞪了姍媽一眼,姍媽說:“我把飯都舀好了!”姍兒覺得這事可能過去了。從姍爸懷裏下來,還是跟在姍爸後面,不敢看姍媽的眼睛。吃飯的時候,姍媽給姍兒夾了菜,舀了湯,姍兒不說謝謝,她怕謝謝一說,又要哭了,她知道姍媽愛她,但是為了玉兒,她只能騙姍媽。

那天晚上,姍兒沒有去玉兒家喝冰鎮綠豆湯。吃晚飯的時候,姍媽對姍爸說,有一天出去買菜的時候,看見玉兒和林兒兩個在拐角樓買了一個金瓜糖,吃了一口就吐了,她覺得玉兒和林兒手裏有零花錢,而且錢很多,也不知好歹……姍兒整晚吃飯都不出聲,她感覺到姍爸和姍媽不喜歡糟踐東西的玉兒和林兒。

姍兒不做聲,心裏想著,也許玉兒和林兒不能做自己的朋友了。

其實,自從暑假請了姍兒吃了冰糕和冷飲後,玉兒和林兒早就不喜歡和姍兒在一起耍了。姍兒是個傻子,給她錢花都不會花,掃興得很。倒是兩個人出去玩的時候,新認識的幾個小朋友很好,對他們兩個是俯首稱臣,百依百順。有幾個稍微大一點的娃娃,為了吃上玉兒的免費冰糕,可以在大街上背著玉兒和林兒跑,可以喊林兒爺爺,可以主動幫著玉兒和林兒藏錢。為了跟玉兒和林兒做上朋友,他們沒有少花心思討好這富裕的兩姐弟。

姍兒覺得這樣很好,玉兒和林兒有了好朋友,她也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童話大王》,姍爸還給她買了《皮皮魯和魯西西》《聰明的一休》《十萬個為什麽》……

也許,人是需要朋友的,但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成為朋友。重要的是,你要知道,成就你的可以是朋友,毀滅你的也可以是朋友。至少在姍兒的童年,朋友兩個字書寫起來,是有難度的。


作者:廖磊

編輯:廖磊

圖片來自網絡,侵私刪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