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堂(十六)

廖磊1976 愚味

十九

揮霍


蟬聲更歡快了,一座城,清晨是被蟬聲喚醒,夜晚,是被蟬聲催眠。暑假也在聲聲蟬吟中款款而來。姍兒很開心,期末測試她的語文得了班級第三,當然,數學又只有七十來分,黃老師說是班上倒數第三。姍兒覺得挺好,正數和倒數的數字都是一樣的,不是很有趣麽?重要的是,暑假不需要上學了,且天天可以和玉兒、林兒在一起做作業,一起耍。

那天,一大早,太陽就烈得很,姍兒一睜開眼,陽光就熱辣辣地撲進了姍兒家,空氣中彌漫著焦熱。姍兒起了床,吃了早飯,去了福音堂的大院子,準備在院子裏的石頭圓桌上寫會兒作業,姍媽說,早上,院子有一邊還曬不到,挺涼快的。



福音堂的鳳仙花開了,紅艷艷的花朵在直直的枝杆上開著,大有女子烈焰紅唇的媚態。姍兒寫著作業,遠處傳來的蟬叫聲漸漸聽不到聲了。突然,一張五元的大鈔就在姍兒的頭頂上顫抖起來,發出颯颯的聲音。姍兒一驚,抬頭就看見玉兒提著五元大鈔的邊角,賣力地抖動著,那副神態仿佛天下的金山銀山都是她的了。

“姍兒,看到沒,我媽給我的,今天不用做作業了,出去耍,我請客,想吃啥都行……”玉兒的臉上布滿了女王的豪氣。林兒在一旁嘿嘿嘿地笑著。姍兒的屁股一下子從石頭凳子上彈起來了,眼前全是零食在飛“冰冰涼涼的冰糕、甜甜蜜蜜的麥芽糖、蓬蓬松松的棉花糖……”“玉兒,今天你請客?”姍兒懷疑天下掉餡餅了,忍不住想再次確認。

“嗯,不騙你,想吃啥都行!”玉兒的豪氣和霸氣讓姍兒不想再多浪費一分鐘,大街上好吃的東西都在朝她招手呢!

姍兒一抹圓石桌面,將作業收了起來,玉兒讓姍兒把作業寄存在旅店門房肖爺爺處,以免驚動自家大人。姍兒一切行動聽指揮,放了作業,三個人飛地從福音堂大門溜了出去。

剛到北街的拐角樓,就看到了一個頭上戴著白色圓頂帽,身穿白色圍裙,手臂上套著白色袖套的阿姨,站在街邊,身前有一個綠色的箱子。姍兒心底都要叫出聲來:“冰糕!”玉兒好像聽到姍兒心裏的叫聲,問:“姍兒,吃冰糕不?”林兒和姍兒聽了,頭點得像啄米的小雞。

“阿姨,買冰糕!”玉兒掏出了五塊錢,“三個,你們兩個要啥子味道的?”姍兒平時很少吃冰糕,就算吃,也是吃三分錢一只的橘子冰糕。這種冰糕顏色鮮艷,有紅的、綠的,味道甜中帶點酸味。只是這種冰糕吸上幾口,顏色就吸沒了,味道也淡了,有時候,才吃了一小半,就剩一根滑溜溜的白冰棍了,除了吃著涼快,啥子感覺都沒有了。豆沙冰糕就不一樣了,絳紅色的,吸一口,嘴裏有粉粉的豆沙,還有一絲甜味,這種冰糕吃完了,也不會變成白冰棍。但是,這種冰糕貴,要五分錢一支。

姍兒想吃豆沙冰糕,但是想到是玉兒給錢,很不好意思,她側著頭,恨不得把嘴角都翹到臉頰上,讓玉兒看到她的感激:“我就吃一支橘子冰糕算了!”“豆沙的好些,都要豆沙要得不?”玉兒的冷屁股貼到了姍兒的熱臉上了。姍兒卻覺得無比的愜意。

阿姨打開裝冰棍的綠色木箱子,裝冰棍的箱子四周都圍著厚厚的白棉被呢。阿姨拉開箱頂上的白棉被,取了三支豆沙冰糕遞給三個小娃娃,這個時候才收了玉兒的五塊錢,這下子好了,阿姨搜遍了全身,才找了玉兒四塊八角五分錢,其中的五分錢都還是一個一分,兩個兩分的硬幣呢。姍兒看著玉兒手裏那叠厚厚的票子,心裏想著,這一上午得使勁用,才能把這叠票子用完哦!

姍兒小口小口地舔著冰糕,無限珍惜。三個人在太陽底下一邊吃著冰糕,一邊繼續朝前溜達。手裏拿著冰糕,姍兒已經感覺不到烈日的囂張了。

快到鐘鼓樓時,姍兒手中的冰糕還有大半個,玉兒已經將手中的冰糕扔了,林兒也扔了,姍兒一看,心中暗暗叫道:“好可惜啊!”姍兒甚至想,他們兩個不要了,可以留著給自己吃嘛!

這當兒,玉兒已經把嘴巴湊到了姍兒的耳朵邊上:“姍兒,你看,冷飲店!”姍兒平日裏多少次經過這裏,可是從沒有走進去過。姍爸姍媽生意做得好起來,手頭也寬余了,可是,苦日子的影子已經烙在兩個人的血液中了,他們絕對不會大手大腳亂花一分錢。生活可以開好一點,但是絕對不吃館子,大魚大肉可以吃,但是絕對不買水果和零食……錢一定要用在正份上,這是他們兩個人的金錢觀。姍爸常常念叨的就是:掙錢猶如針挑土,用錢猶如水推沙。姍爸每次念完,姍兒眼前就出現一根針在黑色的土地裏挑著,挑啊挑,怎麽挑,也挑不到一抔土,而這千辛萬苦挑來的一抔土,大浪一打,就無影無蹤了……也因如此,姍兒平日裏也是不會要求姍爸姍媽買零食給自己吃的,更談不上要零花錢了……

今天,玉兒問姍兒想喝不,姍兒雖然沒有喝過冷飲,可是心裏面想著喝呢。玉兒沒有等姍兒回答,已經走了進去,開了票,要了三杯冷飲。

玉兒一交錢,就有一個廚師打扮的阿姨從工作間走了出來,在工作間窗口外的一個很大的不銹鋼桶裏,舀了三大玻璃杯橘子色的水,然後在杯裏各插了一根麥管,遞給了三個小娃娃。姍兒接過冷飲的時候,手端著杯子,直感覺一陣冷氣透過玻璃杯壁傳遞給它,讓她一陣透心涼。三個人找了一張餐桌坐了下來。姍兒手裏還拿著冰糕呢!玉兒和林兒都勸她扔了,她舍不得,可是又饞著冷飲,於是幾大口將剩下的豆沙冰糕咬進口中,吞進肚子,肚子裏面立馬感覺一陣冰涼。這時,姍兒再看冷飲杯,外面結了好些水珠子,水珠子順著杯壁往下滴,姍兒將嘴湊到露在杯子外面的吸管口,吸了一口,冰冰涼涼,好爽快,酸酸甜甜,好美味。

玉兒和林兒又是喝了一小半,兩個人就不喝了,吵嚷著讓姍兒也不喝了。姍兒想著還有大半杯沒喝,太浪費了,鼓起勇氣,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喝了個底朝天。出了冷飲店,姍兒的肚皮鼓了起來,一肚子的冷氣,讓她站在陽光下,感覺好溫暖。突然一個飽嗝從胃裏沖了上來,經過喉嚨,從口腔散發出去,姍兒才覺得肚皮松動了一點,沒有那麽脹了。當然,花錢旅行遠遠沒有結束。

三個娃娃繼續揮霍著金錢和夏日的光陰。

過了鐘鼓樓,到了南街,吃的就多起來了。

玉兒帶著姍兒和林兒在各個賣吃食的店鋪中逛,買了各種吃的。玉兒和林兒一致告訴姍兒,今天想吃什麽都可以買,唯一的條件是,任何吃食都不能帶回家讓大人看到。大人看到了他們吃零食,會不高興的。

姍兒肚子裏裝著豆沙冰糕和一大玻璃杯子橘子水,冰冰涼涼的水在姍兒肚子裏丁零當啷地晃蕩著,姍兒看到啥子都沒有胃口。玉兒問她要吃油條不,她想吃,可是吃不下,搖搖頭;玉兒問她要吃包子不,她想吃,可是吃不下,搖搖頭;玉兒問她吃綠豆糕不,她想吃,可是吃不下,搖搖頭……玉兒和林兒看到她不停地搖頭,眼睛裏都是憤怒的火焰,叫你不要把冰糕吃了,把冷飲喝了,你不聽……玉兒和林兒見啥買啥,吃啥,丟啥……只是,這當中,姍兒參與太少,兩個人因為少了姍兒這個同盟,興致當然大減,最重要的是,即使采用邊吃邊丟的吃法,兩個人的小肚皮也跟不上大眼睛了……肚皮的容積實在是裝不下貪欲,在那個物質相對貧乏又相對便宜的時代揮霍金錢不見得是一件容易的事……

沒多久,三個人都沒有了食欲,但是玉兒兜裏還有錢,還有一大叠錢,此行就不能結束。南街很長,在姍兒的印象裏。今天,在覓食揮霍的過程中,南街變得短了。過了南街,就是文廟公園。三個人偷偷溜進公園。公園有座高高的八角亭,上去的時候得爬石階,下來的時候就好了,可以梭梭梭板。梭梭板很高,很陡,很長,三個人爬上八角亭,再從上面梭下來,得好一陣子。梭梭板是水泥做的,表面不是特別光滑,梭著梭著就會在半道上卡住,還得用手往後一撐,才能繼續往下滑。沒梭好久,姍兒就覺得屁股有點疼,一摸,褲子屁股後面竟然磨了一個小洞,露出嫩紅的肉來。這讓玉兒和林兒笑得前俯後仰。姍兒是不敢再梭了,玉兒和林兒因為看到姍兒的褲子磨爛了,當然也不敢梭了。三個人站在八角亭上,打望四周。八角亭很高,南街除了南華餐廳是一座四層樓的房子外,小城再也沒有其他高樓了。站在八角亭,視野無限寬闊,公園的大殿,石拱橋,花草一一展現在幾個孩子眼前,只是那時的姍兒目光所及的,都是平日裏看到過的景色,她還沒有一雙尋找美的眼睛和一顆欣賞美的心,她只是覺得在夏日裏,陽光太烈,就連吹過來的風經過陽光的烘烤,也變得熱起來……

這炎熱的空氣讓姍兒失去了初初見到五元錢的興奮,也失去了吃豆沙冰糕的甜蜜感,更失去了喝冷飲的幸福感,花錢在這個時候變成一種負擔,姍兒已經開始想念姍爸做的回鍋肉了,也開始想念福音堂院子裏開的鳳仙花了,她甚至開始想念那本有著許多不會做的《暑假生活》了……



錢終究沒有花完。玉兒把剩下的錢分了七角八分錢給姍兒,讓姍兒藏在自己睡覺的枕頭下,不能讓任何人看到,等到明天出來耍的時候再用。姍兒將錢揣在包裏,也將一塊驚恐不安的石頭壓在了心上。

回了家,姍兒當然沒有胃口,姍爸姍媽並不在意姍兒吃不下東西,這炎熱的鬼天氣,誰能有個好胃口呢。

回家後,姍兒趁著姍爸姍媽沒有注意的時候,將七角八分錢壓在枕頭下。整個人就不敢離開枕頭了,這一天剩下的時間圍著枕頭轉,她的確怕姍媽發現自己藏了錢,不是別的,玉兒反復叮囑了,不能讓任何人發現這錢。她吃了玉兒買的冰糕,喝了玉兒買的冷飲,她得對得起玉兒。

這一天終於熬過了,到了晚上,姍兒做惡夢了,夢到姍媽拿著枕頭下的錢問她錢是哪裏來的,玉兒眼睛裏滿是憤怒……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明,姍兒一大早就從枕頭底下摸出七角八分錢,然後抱著自己的作業去福音堂等玉兒了。

玉兒那天出現得也很早,她和姍兒一樣,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她是怕姍兒把她的錢據為己有,姍兒是想早點把錢還給玉兒。兩個人一個為拿回錢惴惴不安,一個為還回錢惴惴不安。

玉兒從姍兒手裏接過錢,臉上的笑容就如院子裏的鳳仙花一般燦爛,她再次邀請姍兒和她走北闖南開啟花錢之旅,只是此時的姍兒經歷了昨天的瘋狂消費,已經失去了花錢的興奮,她搖了搖頭,說:“我今天還得做作業呢,不去了!”玉兒聽見姍兒說不去,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世界上還有這樣傻的傻子,連吃白食都不幹!不過,姍兒的撤退讓玉兒感到不安,因為姍兒參與了她的秘密,此時退出,很有可能讓她暴露。她沒有立即同意姍兒的退出,沉吟了半時。對姍兒說:“你可以不去,但是得把昨天用的錢還給我!”姍兒一聽,傻了,她想起了枕頭下的那個過年紅包,她一直壓在枕頭下,有空的時候拿出來數一數,可是從來沒有想過要用出去。姍兒知道自己理短,怯怯地問:“我只吃了豆沙冰糕和橘子水,一共一角五分錢,還了,你不要告訴我媽媽行不?”玉兒一聽,知道姍兒也怕大人知道這事,松了口氣,擺了一下手:“算了,一角五就不還了,我不告訴你媽媽,但是你也不能告訴我媽媽!”兩個人交換了短處,相互安心了。


作者:廖磊

編輯:廖磊

圖片來自網絡,侵私刪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