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磊 // 經過你的世界,看到我一生最美的風景

廖磊1976 愚味

經過你的世界

看到我一生最美的風景

ENJOY YOURSELF EVERYDAY



點擊藍字 · 關注愚味

愚味:只想記錄生活中的點滴,透過文字面對自己,認識自己,發現生活中潛存的喜怒哀樂,活成想活的模樣!



1998年7月,當我跨出西南師範大學桃園4舍414寢室,陪伴我度過青澀時光的六個女孩就再也沒有聚在一起了。二十多年,八千多個日夜,匆匆流逝的時光熬制成了一碗碗孟婆湯,好多記憶已成空白,可每個夜晚,閉了眼,那些臉龐又出現在眼前……

1994年9月,父親和四姨夫扛著行李箱將我送進桃園4舍414寢室,轉身離開後的四年,我的每一分喜怒哀樂就和另外六個女孩系在一起了。


霧裏看花

六個女孩最遷就我的是我的大姐,她來自山西。我們剛剛到大學時,沒有好多娛樂項目,聽北碚調頻台成為我們一大樂趣。

每天晚上,上完晚自習回到宿舍,就有人打開錄音機,北碚調頻台最好聽的節目是什麽,記不得了,只記得會有人借調頻台點歌。大多數點的歌我們都喜歡聽。

有一次,我們竟然聽到錄音機裏念著大姐的名字,大家欣喜不已,那個時候剛剛到大學,離開原有的群體,雖有新的歸屬,可是還沒有經歷磨合期,總是有些孤獨感。當一個人被另一個人掛念,且通過點歌的形式傳遞一份祝福,實在讓人羨慕。

我至今還記得送給大姐的那首歌是那英唱的《霧裏看花》:霧裏看花,水中望月,你能……調頻台一播這歌,一個寢室就跟著起哄,說是送歌給大姐的她的男朋友。我讀書時也是偷偷喜歡過男同學的:班長、科代表、前後排……只是從來都是偷偷地,因為我們那個年代要是有人知道一個女生膽敢喜歡一個男生,是要被嘲笑的,是活不出來的,在這種情況下,誰還敢談戀愛。所以盡管一個寢室的姐妹都在嘻嘻哈哈地說“霧裏看花,這花就是大姐,因為大姐的名字中有個“華”字,這不是在看花,這是思念生活在霧都的大姐……”,但是我始終不相信我的大姐有個在家鄉的男朋友。

直到大學快畢業了,大姐的男朋友,也就是我的程大哥親自來到西師的院子,接大姐回家鄉,並且在臨別之際請我和大姐在西師電影院前面空壩子邊上的火鍋店吃了一頓火鍋,我才相信眼前這個邊吃火鍋邊捂著嘴說:“重慶這火鍋辣我還能忍受,麻簡直受不了……”的帥哥就是那個當初點《霧裏看花》送給大姐的男朋友……

虧得大哥長得帥,分開四年,讓大姐心甘情願默默思念,所以才讓大姐留了大把時間和空間給我,讓我在西師的院子裏從來沒有感受過孤獨……

今天,大姐和大哥不光有情人終成眷屬,優秀的兒子也以高分考上了上海某所大學的研究生,繼續學習人工智能專業。

所謂霧裏看花,水中望月無非是蒙騙我等人生小白的障眼法,真人是有撥雲見日的智慧的,比如我們寢室的那幾個姐妹!


 大理公主


我寫了一篇回憶軍訓的文章,我的同學評論說,連長的口頭禪就是“笑什麽笑,你牙齒多白啊!”

連長每次用口頭禪吼我們的時候,我就會看看我們寢室的阿珍,她來自雲南大理,人高,臉小,一雙眼睛黑黝黝的發著亮,她一笑,那一口牙啊,白得你都不敢相信是真的。她說她來自雲南大理,是白族人。白族,我一聽,眼前就浮現出她身著少數民族的彩妝,站在雲貴高原上,蒼茫的天空下,她唱著歌,跳著舞,猶如一位異族的公主。恰好,寢室姐妹都叫她大理公主。

阿珍住在我下鋪,很多時候,到了晚上,我就窩在她的床上,拉上床簾,聽她講她在大理的生活。

大理是水果之鄉,夏天,放暑假她回去。哦,雲貴高原的太陽啊,火辣辣的,她騎著自行車去朋友家玩。朋友家種了好多梨樹,他們一起躺在梨樹上,伸手摘一個最大的梨子,放在嘴裏一咬,甜啊,雪白的汁水留在嘴角……

等到黃昏時分,她騎了自行車再回家,胳膊生疼,一看,皮都曬掉了……

她總會說:“你們四川人當然白了,你們要去了大理,曬一曬我們大理的太陽,看一看你們還有這麽白沒有?”

多年以後,阿珍當了媽媽,女兒考了電影學院,她把女兒的照片發給我們,和阿珍一樣,高高瘦瘦,小臉,不過眼睛比阿珍大,比阿珍的亮,更為重要的皮膚很白。大理的陽光偏愛我們的大理公主——阿珍,為她皮膚塗抹上了健康的太陽色;當然,大理的太陽也同樣寵愛她的女兒,因此照在她寶貝女兒身上時,格外格外地小心……

達令

我剛剛到寢室時,我們寢室的姐妹就說,我們寢室住著一個大作家。我一時受驚不小,一個個打量,看看誰是大作家。後來我才明白,我們寢室有個姐妹和民國才女張愛玲同名同姓。

為此,我迷戀上了張愛玲的作品,便去租了好多張愛玲的作品來看《半生緣》《第一爐香》《傾城之戀》……我常常沉浸在文字中,有時候我甚至讀著讀著化身為文字中的女人,和書中的男主角談起情愛來……

正當我沉迷於張愛玲文字虛構的愛情難以自拔時,達令卻捧著自家訂閱的《半月談》讀起來。我一時詫異,怎麽會有女生喜歡那樣的雜誌。不過也自慚形穢,完完全全是瓊瑤小說中的傻白甜,以為這個世界除了王子和公主的愛情,再無別的事了。而達令,才是活在煙火中,一手執詩書,一手執思想,既可以活在“風花歲月”中去問“這世間情為何物”;又可以活在“國事天下事”中去想“治國平天下的策略”。她讀書,讀人,讀家國,讀社會,活得簡單,瀟灑,通透,且有智慧。

雖然她和我一個成熟,一個幼稚;一個清醒,一個明白;一個理智,一個感性……但是不妨礙姐妹之情,我也跟著大家親切地喊她“達令”!



乖乖虎

我讀高中的時候,學科老師天天在耳邊念叨著:高考就像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期間的艱辛和慘烈就不必說了,所以我能考上大學,成為殺出血路的成功者很是驕傲。

沒有想到的是我們寢室的一個姐妹竟然沒有參加這場“腥風血雨”的戰爭,通過保送直接進入大學。這多少讓我們有些艷羨。

艷羨結束後,就變成了望塵莫及。

保送的這位姐們屬虎,天生麗質,就是歌中小和尚下山遇見的那種一見傾心的,跑進人心的老虎。因此她讓我們叫她“乖乖虎”。

她的乖不僅表現在學業成績優異,在管理能力上更是優異,所以一進學校,她就因為自己出色的管理能力由班長一路晉升為系學生會主席,乃至校學生會主席。

當主席不是一件輕松的事,雜事繁重,好多時候忙得課都上不成。為了不落下功課,她常常借我的課堂筆記來抄。

我還記得,有一次寒冬的夜晚,我們寢室幾個姐妹都睡了,她還坐在蠟燭下抄筆記。半夜我醒來,看見昏黃的燭光還在搖曳,就知道她還在自學功課。憑借著驚人的毅力,她不僅讓自己的工作幹得有聲有色,學業成績也是極為出色的。

最有意思的是,雖然在外面她是叱咤風雲的女強人,回到寢室,她從來都不是主席,只是我們的“乖乖虎”,和我們一起聽音樂,一起練毛筆字,一起捧著飯缸吃飯,問我:“你的碗裏是什麽菜呀?”……


 雨打芭蕉


早也瀟瀟,晚也瀟瀟


寢室裏每個姐妹都給自己起了一個室名,取室名好比水泊梁山中的兄弟,有自己的位次一般,有了室名,七個姐妹就真正地結盟,相親相愛,互幫互助。

室名裏,我最喜歡“瀟瀟”的這個名字,因為這名字讓我想起:雨打芭蕉,早也瀟瀟,晚也瀟瀟……

瀟瀟來自樂山。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來自樂山的瀟瀟采擷了淩雲山、烏尤山、大渡河、青衣江、岷江的精華靈氣,不僅仁義而且智慧。

在寢室裏,她愛說愛笑,愛看書。閑了,她就一個人坐在她的床上,靠著墻,捧著一本書,安安靜靜地看。任我們在下面打鬧說笑,她都能自動地屏蔽起來,活在書的世界裏。書讀得多了,說起話來,總是文縐縐,且又是一個情感豐富的人,聊起書中的情節,感人處,話還沒有說出口,自己喉嚨就哽咽住了,然後眼眶裏淚花花兒直打轉……

這樣一個精神富有的女孩,卻是一個有煙火氣息的女孩。有一次,她給我說,將來,出了社會,她會戴很大很大的耳環。我聽了很是驚訝,沒有想到她是食人間煙火的,於是愈發和她要好起來。

畢業後,她去一所大學任教,後來考上了北師大的研究生,讀了博,現在在一所大學裏教書。不知道她有沒有戴上她說的那副很大的耳環,不過我早就在心中為她戴上了,並且想告訴她,很美!

淡妝濃抹總相宜

我是一個平凡的女孩,也是一個幸運的女孩,總能遇上那些優秀的人,同我一同前行。我能遇上前面五個女孩已是三生有幸,偏偏上天眷顧我,給我安排了一個好姐妹,讓我羨慕到了幾分妒忌的程度。

這個好姐妹人長得太過漂亮。我的姨媽到學校來看我,見了她,一輩子念叨,說我的這姐妹是她見過最漂亮的女孩。別人問我姨媽,怎樣漂亮。我姨媽的原話是: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她的漂亮讓我姨媽這樣的人也能用大白話說出宋玉在《登徒子好色賦》中的:增之一分則嫌長,減之一分則嫌短,素之一分則嫌白,黛之一分則嫌黑。

當然漂亮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裏挑一。她算得上是皮囊和靈魂兼而美之的人間尤物了。

讀書的時候,她英語就在班級裏稱得上一二,口語也很好,除此外其它學科成績也很不錯。更妙的是她喜歡張國榮,喜歡邁克傑克遜,她極有語言天賦,張國榮的粵語歌和邁克傑克遜的英語歌唱得極好。很多晚上,寢室熄燈後,她躺在床上,戴著耳機,一邊聽課,一邊唱歌,開啟了屬於她自己個人音樂會。

極為難得的是,這位美人來自重慶,有著重慶人的直爽,她住榮昌,算是家離學校最近的室友了,於是每次她回去,我們就有口福了,她給我們帶榮昌特有的鵝翅膀,吃著鵝翅膀,心中原本那份對她美色的妒忌之情蕩然無存。

畢業時,她送了我們每人一把榮昌出名的折扇,這折扇陪著我從西師回到了德陽,又從德陽到了成都,後來幾次搬家,都跟著我,直到今天依舊放在客廳的電視櫃中。折扇依舊,情誼不散!




二十多年過去,距離人生半百沒有幾個年頭了,四年的光陰在我的人生中好似短暫,只是短暫的一段旅途,任由時光沖洗,我依然無法忘記。那六張曾經熟悉的臉龐,溫暖,豐盈、潤澤了我的青蔥歲月。

也許此生再難重聚,唯其無法重回,逝去的尤顯珍貴。我們的姐妹們,思念你們成為我靜夜裏的月光;回憶同走過的時光,是我夢中的甜蜜……

真想牽著你們的手,一起從桃園414出發,爬一段坡,去薈文樓讀書;真想牽你們的手,一起從桃園414出發,下一段坡,去食堂打飯;真想和你們一起躺在桃園414,點著蠟燭,開一次臥談會……因為在我心中:經過你們的世界,看到了我一生中最美的風景……



2/

作者:廖磊

編輯:廖磊

圖片來自網絡,侵私刪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愚味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