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堂(十)

廖磊1976 愚味

十三

寒假生活

冬日越發地冷了,冷到手已經和衣服兜連在一起,沒有勇氣拔出來了,冷到脖子縮在衣領裏,已經縮得脖頸發疼了,依然不願意伸直……姍兒的二年級上期學習也終於在這個時候畫上了一個句號。拿著通知書上的語文92.5和數學71的成績,姍媽松了一口氣,同時心裏兀地燃起一簇希望的火苗來……

姍兒出生時,姍兒爺爺破天荒地遞給姍媽十塊錢,那個時候姍兒爺爺因為得了直腸癌,已經到了按天活的最後階段了。可人還沒有糊塗,姍兒一出生,姍兒爺爺把十塊錢給姍媽,說了長長的一段話:“這十塊錢是給姍兒將來讀書用的,不要小瞧了十塊錢,存在銀行裏,每年都有利息,一年一年存下來,將來姍兒讀大學都用不完……”當然,姍兒爺爺沒有看到姍兒讀大學,姍兒出生沒幾天,姍兒爺爺就走了……

姍兒爺爺走了,生前說的那段長長的話姍爸姍媽卻記得。對於姍兒讀書這事,在姍兒很小的時候,兩個人是有憧憬的。兩個人在一起,窮得沒法,置的第一件家具就是一張寫字台。寫字台搬回家那天,姍爸摸著寫字台光滑的桌面,眼睛盯著姍媽,放著光,說:“將來姍兒長大了,讀小學了,就在這上面寫字,讀書。”只是後來,真實的生活,時常空著的米缸,破洞的衣服,讓兩個人心思都放在掙錢糊口上了,沒有時間,更沒有心思來管姍兒學習。

姍兒讀一年級,成績不好,姍爸姍媽就想著,小孩子,在學校裏賴吧,賴到大點了,能做事了,就找個事情做,當初對於姍兒讀書,上大學的憧憬早被生活的艱辛磨得連灰都不剩了。

今天,看到姍兒通知書上的成績,姍媽又想起生姍兒時,姍兒爺爺說的話,想起姍兒剛剛讀書時卷子上的兩分、三分的分數,姍媽想,莫不是姍兒這成績越來越好,莫不是這孩子真有讀書的命。

姍媽其實也很看重讀書的……

姍兒的外公因為家境好,是讀過高中的人,公私合營了,姍兒外公就在商店裏當會計,後來當經理,寫得一手漂亮的字,打得一手漂亮的算盤。姍兒外婆出生地主家庭,小時候,一個大家族請了老師,來家裏教書,按照現在的學制,雖然不曉得具體算個啥子文化程度,但也是讀過書的。姍媽要不是經歷文化大革命,要不是她是地主的孫女,讀完初中,按照自己的成績是能夠上高中的……

自己讀書沒有遇到好時機,沒有讀到書,現在姍兒成績雖然也不算太好,可是畢竟和一年級比起來,算得上天上地下了。這樣繼續努力下去,說不定有一天……

姍媽心裏暗暗下定決心,只要姍兒能讀,一定要和姍爸供她讀到大學……興許姍兒真能成為家裏第一個大學生呢……

寒假裏,姍兒又可以和玉兒、林兒聚在一起了。三個人在一起寫作業,姍兒和玉兒不在同一所小學讀書,但是寒假作業是一模一樣的。比如語文,就是完成《寒假生活》,每天寫一篇小字,一篇大字。

《寒假生活》上的作業很怪,很多都是課本上沒有學過的。姍兒不會做,玉兒也不會做,兩個人沒有法子,玉兒說了,開學時,一個假期的作業太多,報名的時候,老師的時間檢查作業的時候沒時間,特別是檢查《寒假生活》,只會翻一翻,瞟一眼看寫完沒有,不會看對沒對。因此,玉兒說,只要我們在空格的地方隨便寫幾個字就行了。姍兒心想,玉兒就是聰明,連這個都知道。為了讓老師檢查作業的時候,看到自己特別用功,姍兒把所有不會做的地方地寫得滿滿的,雖然牛頭不對馬嘴。

至於寫小字這個問題,玉兒的解決方法也很特別。她家不是賣自行車嗎,那個時候買東西,人家要開發票,開發票就得用復寫紙。深藍色的復寫紙,拿上幾張,小字本隔一頁,墊上一張,頭一頁寫,下面幾頁都會印上。一般情況下,墊上三張復寫紙最好,墊多了,後面的字就看不清了。姍兒覺得玉兒聰明,玉兒寫一頁,就變成四頁。假期,老師說了有三十天,得寫三十篇小字。玉兒這樣寫上七八頁就夠了。只是姍兒不想這樣做,一是墊了復寫紙,後面的小字字面上就像被藍色的顏料塗染了一般,字面上有一層印跡。姍兒覺得沒有幹幹凈凈的字面好看,而且姍兒覺得寫字不像做《寒假生活》,《寒假生活》上面的題是自己不會做,沒法子,才做假,寫字是可以完成的。為此,每天看著姍兒抄寫一陣小字,然後把手握成拳頭,放在嘴邊哈氣時,玉兒沒有少勸姍兒用她的妙招。即使這樣,姍兒也頂住了誘惑,硬生生地把三十篇小字寫完了。

除了做作業,姍兒的寒假就是看圖畫書。



這個寒假,令姍兒高興的是,有一次和姍爸去買菜,經過報刊亭,姍爸買《雜文報》時,姍兒竟然在報刊亭的櫥窗裏看到了一本書——《故事會》。當姍兒的目光觸及到封面上“故事會”三個字時,她的眼睛就發亮,心裏癢得不得了,好想翻開封面,看看裏面的故事。姍爸對姍兒是疼愛的,特別是姍兒愛讀書這件事,姍爸從心底裏高興,從心底裏支持。姍兒沒有開口,就是那雙眼睛盯著那本書時,姍爸就告訴坐在報刊亭中的那個花白頭發老大爺要來一本《故事會》。姍兒從老大爺手裏接過《故事會》,用欣喜的眼神瞟了一眼姍爸,然後,小眼睛就定在《故事會》上了。那天回家的路上,姍兒的頭再也沒有抬起來過,姍爸一手提著菜,一手牽著姍兒往家走。身邊有一個低著頭看書的女兒,姍爸不知心裏有多高興,多驕傲。從報刊亭到家,這一路,姍爸就像提著一塊得的金字招牌般走著。

姍兒就像饑渴的人一般,抱著《故事會》一看就是一整天,包括吃飯的時候,如果不是姍媽幫忙,害怕姍兒的筷子有時候都要插錯地方。遺憾的是,看得太快,書很快就翻到了最後一頁。《故事會》一個月才一本,要想再看《故事會》,只有把買來的這本從頭到尾再看一遍了。

看到姍兒重復地翻著看過的書,姍爸去省城進貨的時候專門跑一趟書店,給姍兒買了些書回來。《魯濱遜漂流記》《三毛流浪記》《人猿泰山》……這些圖畫書一到家,就立即成為姍兒最好的夥伴。

書裏的故事帶給姍兒太多快樂。每天做完作業,姍兒就端著一張小板凳到福音堂後面的那個荒草院子裏去,坐在屋檐下,靠著墻看書。這個時候,除了風在耳邊叫囂外,再也沒有別的聲音打擾姍兒進入到故事中去了。姍兒讀書,從來不會看目錄,挑選一節題目最吸引自己的開始看起。她總是從第一頁看起,每一頁,每一個字都是很珍貴的,姍兒怕讀不完,又怕讀得太快,讀完了,沒書可看了。



其中《魯濱遜漂流記》姍兒最喜歡。姍兒沒有想到魯濱遜竟然可以獨自擁有一個小島,擁有小島上的一切動物、植物,以及島周邊的海洋。

姍兒很多時候把自己想成魯濱遜,想自己在島上怎麽生活。她猜自己可能不會像魯濱遜一樣活得那麽辛苦。她不會修建房屋,不會築墻,不會馴養羊,不會種小麥……她就要像泰山一樣,成為小島的王,她會爬樹,吃樹上的果子;她會和山羊一起玩耍,騎著山羊去巡山……

特別讓姍兒喜歡的是魯濱遜海邊捕捉海龜……姍兒不想像魯濱遜一樣殺了海龜,煉了油點燈,姍兒想著海龜無比巨大,她可以騎在海龜背上,海龜馱著她,在大海上航行呢……

姍兒看書,書中的情節常常把姍兒帶到另外一個世界,一個神奇、自在,可以隨意變得強大,可以隨意選擇自己喜好的世界……在這個世界姍兒看到真、善、美……

書看多了,姍兒就想講。老北街不缺少聽眾,一條街的小孩子時常聚在一起聽姍兒講故事。姍兒講魯濱遜,時常講著講著就會誇獎魯濱遜:“魯濱遜多聰明,知道在木樁上刻印,記錄時間……”當然,姍兒也會借講故事,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大英雄:“如果我是魯濱遜,我比他還要聰明,我……”小孩子們聽得入了神,個個摩拳擦掌,都想成為魯濱遜。姍兒就給小朋友分配角色,一起來演《魯濱遜》……

整個假期,姍兒都生活在文字的世界裏……


作者:廖磊

編輯:廖磊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