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盡頭的餐廳(上)

糊塗歲月 糊塗歲月客棧

      那晚不知道是喝了什麽,醒來的時候已經爬在一張紅色絨布的桌子上。有些天旋地轉,遠處閃耀著煙花,卻沒有一點聲音。我抬起頭,看了看屋內的情況,這是一間石塊壘起來的教堂,除了一個窗,一張桌子,我座的這把椅子,再無其他。我正想著,這是在哪裏?
      一個聲音清楚的,卻不是耳朵聽見的:這是宇宙盡頭的餐廳。
      四下無人,我有些驚異,這時,再次感覺到有人說話:你的靈魂迷路了,走到了宇宙的盡頭。不用怕,你會安然無恙回去的。
看來,不用說話,只要想到的問題,他都會告訴我。
:沒錯。
:“哇靠,它到底是什麽鬼。”
:“哇靠,他肯定知道我在想什麽了。”
:你的思緒有些慌亂,我來撫平一下你的情緒吧!瞬間,感覺到一種莫名的溫暖和愉悅,從心底湧上的幸福感,讓人無比舒暢。是神吧?腦子裏瞬間出現了去過的教堂,到過的廟宇,拜過的菩薩。是基督還是天主?是伊斯蘭還是藏傳?是要跪著還是趴下?念阿彌陀佛還是薩哇迪卡?念錯了不會出人命吧?還沒等我理清思緒
:我是造物主,你腦子裏那些都是我。不同的地區,不同的民族,把我相像成了不同的樣子。
那你到底長什麽樣?像如來那樣,浪花一朵朵,還是耶穌那樣搖滾。
:我沒有樣子,不是實體。
:“我想什麽你都能知道,看來也不用瞞著你了,我現在完全沒有恐懼。是你撫平了我的情緒,我相信你是神。”
:你有一個昏睡的時間,可以問我一些問題。等你清醒的時候,你的靈魂就會找到回去的路。:“你為什麽創造我們?”
:我沒有創造你們,我創造了世界,是世界創造了你們,也創造了和你們一起生活的一切。
:“我們存在於這個世界,有目的嗎?還是像繁花落葉一樣,沒有目的的來,最後沒有目的的走?”
:我沒有給過任何東西以存在的必然性,但是,你們誕生以後,我曾在公元前600-300年間造訪過你們,給你哲學,在你們心裏播下種子。
:“什麽種子?”
:尋找到我的種子。
:“我不明白。”
:你們以為,沒有盡頭的東西,是有盡頭的,只是你們還沒有找到,數學算盡,物理到頭,科技到底的時候,你們就可以看見我。
:“我估計,那麽長的時間,我們這個種族應該已經滅亡了吧!”
:有這個可能,我不會幹預所以要發生的事,這是自然法則。
:“那你種下的豈不是一種妄想,一種求而不得的痛苦嗎?既然沒有創造我們,又何苦給我們帶去幻想呢?”
:因為,你們還有一種方法,可以見到我。除了走得盡頭,我就在你們心裏,就在你們眼前。只是,有太多太多的東西擋住了我,你們當然看不見。
:“什麽擋住了你?”
:我給你們的是希望,可是希望卻誕生了欲望,有太多的欲望擋在我前面。你們為了追求它,已經忘記我給你們的東西了。
:“我需要希望,但是希望和欲望本來就是一起的,沒有求知的欲望,我們現在還在刀耕火種,茹毛飲血。”
:你說的沒錯,希望和欲望是一體的,就像樹會開花結果,你們需要學會辨別。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兩者之間的區別。
:“你能告訴我嗎?”
:區分希望和欲望,需要一件最奢侈的東西,她叫自我。回到你內心的深處,抹去所有的價值,在沒有欲望之前,那裏有你的自我。她會告訴你,你需要什麽。找到她,你就找到了希望。看到希望,你就不會擔心未來,因為,她就在你心裏,不用摸索,不用尋找,跟著走,就能找到想要的一切。
:“需求自我,那不是等於出家,做清教徒,不食人間煙火,不要欲望,那人生的追求豈不是失去了意義。”
:在欲望裏尋找結果,得到的往往是欲望的種子,無法滿足,人生自然是痛苦的。除去欲望,追求的是希望,得失都是一路的選擇,人生是滿足的。所以,你是願意追求痛苦呢?還是滿足呢?人沒有存在的必然性,自然的來,自然的去,你們的思維可以容得下宇宙間的一切,看得見的價值是填不滿的。追求一個無法滿足的欲望,你會得到更多嗎?還是更少?
:“你能給予我更多的希望嗎?”
:不能,希望是需要自己去尋找的,她需要一點時間,一點磨難,還有一個完全的自我,在不經意間,就會發芽,一個信念的開始和結束,也是從無到有的過程。有了希望和信念,你會找到屬於自己的路,那裏沒有狂喜和絕望,只有平靜的愉悅,和對‘理’的理解。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