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武漢,創造一座流動書店!

壯壯 單向街書店


“書店是一種人和書偶遇的場所,我的書店出現的地方越多、越有變化,通過這個場所能夠遇到自己的一本書的人就會更多。”—— BOOK TRUCK 主理人三田修平

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書攤兒”嗎?

一輛車廂裝滿各類書籍的汽車,開車的司機是老板兼書店店員,車裏的書都是根據老板自己的喜好挑選擺設,並且出現的時間和地點也是根據這位老板/店員的想法。

這可能是每一個愛讀書的人心裏藏著的小小野心,有朝一日,開一家書店,不管形式如何,從書架到地上擺滿了自己精心挑選的書,沒有朝九晚五的營業時間,沒有過多的店規條例約束走進來的讀者,碰到自己喜歡的書席地而讀,沒有任何拘束,好不愜意。

三田修平將這個“野心”付諸實際,創辦了移動本屋“BOOK TRUCK”。他就這樣開著車,載滿了自己喜歡的書,走街串巷。

三田修平(Mita Shūhei),1982 年生於神奈川縣橫濱市。曾就職於“TSUTAYA TOKYO ROPPONGI(蔦屋東京六本木 )”、擔任 SPBS 創店店長。2012 年創辦移動本屋“BOOK TRUCK”,除了活動於東京和橫濱外,也在長野縣,福島縣等地出攤賣書。2015 年於橫濱開辦實體本屋“三田商店 ”。

對於店主三田來說,書並沒有絕對的價值,而“移動”形式本身有種力量 ,能夠激發人們的期待和好奇心 。所以他希望用自己愛書的方式,讓愛讀書的人找到適合自己的書。

“移動”的形式本身就是有力量的。帶著這種力量,由雷克薩斯聯合單向空間發起的「守護城市之光·書店支持計劃」一路從杭州出發,攜手 7 座城市的 11 家書店,將對獨立書店的守護和支持具象到每一間書店最具特色的現場,通過一場場立意不同的互動傳遞書店支持計劃的信念,讓享受閱讀的樂趣升級,將書店文化嵌入城市的脈絡之中,與同行者一起守護城市之光。



結束了杭州的行程,「書店支持計劃」走進了武漢三鎮,走進了武漢·物外書店。疫情期間,武漢三鎮承受了我們難以想象的壓力,而就在「書店支持計劃」準備過程中,物外書店漢口店宣布因戰略調整,停止對外營業。旁觀者可能很難想像一家書店停止營業,意味著什麽;但是同為書店從業者,我們明白其中的艱難與不舍。


縱有萬千不舍,書店從業者總是能夠想到最有效、直接的辦法與讀者產生聯系。

這一次,在赫赫炎炎的武漢,在代表著老漢口歷史風貌與生活情調的黎黃陂路上,物外書店建起了一座“流動書店”,用「閱讀」聯結了散落在武漢三鎮的愛書之人。


本想著這樣炎熱的天氣大家都會躲在空調房,可是仍然有很多讀者聽聞“流動書店”的活動後,趕來與我們相聚,體驗這場流動的閱讀盛宴。

穿行在大街小巷的“流動書店”為往來的行人提供了甄選經典書籍、文創用品以及夏日冰飲,在炎炎夏日中,用閱讀為大家提供一片樹蔭下的清涼,成為他們片刻的休憩棲所。


(左右滑動查看“流動書店”活動圖片)

晨跑後路過“流動書店”買了一包書回去的讀者,正午趁著休息時間出來看看的環衛大叔,晚飯後出來遛彎的大爺,在公眾號看見“流動書店”的信息立刻趕到現場的情侶......


“流動書店”前我們能看見,不管是抱著好奇態度還是專程前來的讀者都是帶著渴望去與人交流,進行知識的交換。這種渴望是經歷了 76 天的嚴防死守後,人類對於交流的無比期待,這可能也是“流動書店”活動最值得珍惜的一瞬間吧。


有人曾經說過,逛書店,就如同進行一場旅行,一個是精神上尋找可以庇護的港灣,一個是現實中同自然的一起呼吸,都如同在現實中遇到可以傾心的知音,會有一見如故、可以觸摸、可以感知的欣喜。

所以當我們和物外書店的主理人以及來往“流動書店”的讀者朋友們聊到獨立書店對於一座城市意味著什麽的時候,我們對他們的回答深感意外卻也在意料之中。

獨立書店之於城市,之於武漢

書店是搭建城市文化的一座橋梁——物外書店主理人馮瑞星


物外書店它的名字來自《全梁文》中的一句話叫“智周物外,布跡人中。” 希望人們能夠在越來越豐富的物質生活之外,能夠追求精神層面的心靈、精神領域的一些發展。希望通過閱讀在精神生活和物質生活搭起一個橋梁,拉近書店和讀者的距離。


我們作為一家相對傳統的書店,也做了一些創新的調整,將傳統書店打造成復合型文化體驗空間,為這座城市,為越來越多的讀者提供閱讀·文化服務。通過在書店的體驗,讓讀者能感知到我們所提供的美學空間、人文服務,只有這樣,我覺得書店,作為這座城市的文化橋梁,是成功的。


書店之於讀者

書店能讓你找到更好的自己——物外書店主理人馮瑞星

書店服務的對象就是讀者,所以我覺得書店對讀者的意義應該由讀者去定義。因為每一位讀者走進一家書店,對書店的理解和感受都是不一樣的。我們物外書店的門外燈箱裏有讀者的留言,上邊寫著:“書店有時就像一面鏡子,它可能什麽都給不了你,但你能在鏡子裏看見自己。”


隨時隨地能夠讀書,讓我感覺心安——物外“流動書店”讀者

我買了一本松浦彌太郎的《最糟也是最棒的書店》,感覺很應景。前不久我經常去的那家物外漢口店停止營業,我傷心了好久。這次看到了「守護城市之光·書店支持計劃」的活動之後,我就趕來這邊,看一看支持一下“流動書店”。我希望以後能夠經常看到這樣可以走街串巷的書店,就在樓下,就在街角,隨時隨地都能看到書,讓我覺得很心安。


燈光照在書上,我的世界也就亮了——物外書店·漢陽店讀者

我是一名幼兒園老師,有時間我就會過來這邊書店看一會書。書店對於我來說,是一個相對放松的環境,我很喜歡坐在這個長椅上,燈光正好可以打到書上,閱讀體驗非常棒。作為一名幼師,我希望能將熱愛讀書的習慣教予小朋友,我為他們讀書,陪他們看書,言傳身教吧,期待他們都能夠養成熱愛閱讀的好習慣。



去書店,我是為了小孩——物外“流動書店”讀者


我小時候就很喜歡讀書。經常去圖書館借書,四大名著啊,還有一些世界名著之類的,讀起來真的是很開心的。現在已經到含飴弄孫的年紀了,我去書店更多是為了家裏的小孫子們,培養他們讀書的興致嘛,他們很喜歡科技類、童話書。有時候有些字或者英文單詞我都不認識的, 都是他們來教我的。


我會拿到一本書喜歡的書,跑到旋轉樓梯那裏讀書,只要拼音的書我都能講出來。——物外書店·漢陽店 6 歲半的小讀者


這一次由雷克薩斯和單向空間攜手帶來的這場「守護城市之光·書店支持計劃」在物外書店開始了武漢的行程,一路上的見聞和故事其實是每一家書店的現在進行時書店在流動之中帶著一種沉穩,是一個個書店故事的累積,是一段段讀者的回憶,這些故事和回憶會永久留存,變成指引書店人和讀者前行的「城市之光」。

每一家書店都有著自己的故事,他們或是長居某一處,無聲融入了街坊四鄰的生活之中;或是不斷遷徙流浪,處處生根發芽,創造屬於自己的歷史。每一位讀者心裏也都私藏著自己和書店的故事,在書店裏發生的一切都自我生活的一部分,沒有辦法抹去。

每一本書都有自己的故事,不管是書店從業者,還是讀者,在一本書從書店店員手中遞給讀者的那一瞬間,我們希望,用這一本書,充當傳遞者。我們把書作為我們認真思考、延續有尊嚴的生活的一把利斧,劈開塵封許久甚至已有腐朽跡象的內心,重建新的生活秩序,只有在經歷過一切之後,我們才知道書店存在的意義以及閱讀帶給我們的動力。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