蟑螂:我只是失去了翅膀,得到的卻是真愛

核桃苗 果殼

AI 溫馨提示:

本文將出現蟑螂、蜘蛛等圖片

蟑恐、蛛恐的朋友可飛快滑過


在昏暗的紅色燈光下,新郎輕輕地觸碰新娘。這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他忍不住又靠近了些,開始舔舐心上人的身體,從臉頰到後背直至全身,然後——一口咬向新娘的翅膀。


這是台灣木蠊Salganea taiwanensis)的定情儀式。台灣木蠊主要以朽木為食,它們與常見的美洲大蠊、德國小蠊是親戚,都屬於蟑螂家族。早在 1988 年就有人發現,絕大多數台灣木蠊會在交配後失去翅膀。但直到最近,研究者才第一次觀察到了這個過程。


這是研究者第一次觀察到台灣木蠊啃咬翅膀的交配過程。最後雙方的翅膀只剩下原來的三分之一 | 參考資料[1]


雌性蟑螂並不反抗,她順從地伸展身體,露出翅膀,任由雄性啃噬。稍事休息後,它們交換角色,雌性開始啃咬伴侶的翅膀。這樣的互啃儀式重復幾輪,直到兩蠊的翅膀都只剩下小半。


但和大部分新婚之夜吃對象的動物不同,台灣木蠊啃翅膀的舉動看似血腥,卻是一場“一生一世一雙蠊”的純愛劇。


他渴望兒孫滿堂

 卻活不過新婚之夜 


對許多蜘蛛和一些昆蟲來說,求偶與被吃常常相伴而至,這種現象被稱為“性別間同類相食”。與台灣木蠊不同,絕大多數的情況都是蟲姑娘單方面吃掉蟲小夥,而渴望子孫滿堂的小夥子,通常沒機會活過新婚之夜。


蟲姑娘為什麽吃掉求愛者?有時候,這僅僅是她們選擇配偶的方式。吃掉求愛者不過是因為看不上對方而已,畢竟,沒有比物理消滅更徹底的拒絕了。長腳蛛科的一種蜘蛛(Metellina segmentata)就是這樣,雌性會抓住體型不夠大的求愛者,將他們吃掉。即便開始交配了,也並不代表萬事大吉。在一些其他的蜘蛛中,如果雌性不那麽中意男友,便會在卿卿我我的中途消滅對方,留下一些未受精的卵給她們更喜歡的對象。


雄性的M. segmentata也會想辦法避免被吃,比如給雌性進貢。圖中雄蛛(右邊橙色)將一只情敵裹起來送給雌蛛(左邊黑色)| Conall McCaughey


有時候,雄性被吃則是甘當食料,主動為“愛”獻身。他們讓伴侶吃下自己補充營養,以產生更多、更強壯的後代。野外觀察發現,約有 65% 的雄性赤背蛛(Latrodectus hasselti)會在交配時被吃掉——交配時,所有雄蛛都會扭轉身體,將自己堵在雌蛛嘴上;至於要不要下嘴,得看雌性的心情和胃口。但這些雄性赤背蛛也不是被愛情蒙蔽雙眼的傻小子。在被吃掉的過程中,他們能夠獲得更長的交配時間;同時,吃掉男友的赤背蛛姑娘也更可能拒絕未來的求愛者。


 牡丹花下死,不如活下去 


不過,大多數雄性並不願意牡丹花下死。


雌性吃掉雄性,是因為她們希望選擇優秀的伴侶,或者得到充足的營養;但對雄性來說,“活下去,盡量增加交配的機會”才是刻在他們 DNA 中的行為準則。圍繞這樣的矛盾展開博弈,是性別間同類相食現象的主旋律。就像《黑貓警長》中的描述一樣,營養匱乏的情況下,饑餓的雌性狹翅大刀螳(Tenodera angustipennis)會盯上求愛者,交配之後就將對方吃掉;但在現實中,雄性螳螂可不會獻祭自己,感天動地一般地對愛人說:“媽媽也是吃掉爸爸才生下我的。”


“奶奶是吃掉爺爺才生下媽媽的,而媽媽是吃掉爸爸才生下我的。如果你真愛我,就請把我吃掉吧!”現實裏,雄性才不會這麽說呢 |《黑貓警長》


為了擁有兒孫滿堂同時又不成為婚禮主菜,雄性從尋找配偶時,就會關注潛在對象的身體條件。比起瘦弱的異性,他們會選擇吃飽喝足的胖姑娘;而如果對面是一位餓得目露凶光的瘦姑娘,他們則會迅速逃跑。有些蜘蛛也會觀察交配對象是否酒足飯飽,他們會在求愛前耐心等待,等蜘蛛姑娘抓到獵物、填飽肚子,然後才開始追求交配的機會。


另一些蜘蛛則選擇反守為攻,靠“捆綁 play”求一線生機。雄性會在交配前用蛛絲把配偶綁住,目前已經在 30 多種蜘蛛身上觀察到了這一行為,比如美洲盜蛛(Pisaurina mira)。雄性美洲盜蛛會從上方接近他看上的雌性,迅速地用蛛絲將對方的兩對前腿捆上幾圈,並用自己的腿將雌蛛的第三和第四對腿卡住,然後才開始交配。等到蜘蛛姑娘掙脫束縛,肇事雄蛛通常都已逃之夭夭了。這也不能怪雄性盜蛛卑鄙膽小;實驗顯示,無法用蛛絲纏住雌性的個體,在交配中確實很容易成為配偶的口糧。


雄性美洲盜蛛用絲幫助雌蛛 | Alissa Anderson


比起相濡以沫、為愛犧牲的童話故事,性別間的沖突和博弈才是動物世界中亙古不變的劇目。關於性別間同類相食現象的理論與假說,多數也都按照這樣的思路展開。


 關於吃配偶這件事 

 最浪漫的卻是小強 


然而,現有的理論,在台灣木蠊夫婦身上卻行不通。


這場互啃翅膀的婚禮是一出完全不同的純愛劇:木蠊雙方輪流互咬,都不反抗;薄薄的翅膀沒有什麽營養價值,不能幫助雌性孕育後代;而且,一旦啃掉彼此的翅膀,喜結連理的兩只台灣木蠊就將共度一生,彼此忠誠,直到死亡將它們分開。


成年台灣木蠊:婚後(左),結婚前(右)| 參考文獻[1]


這難道就是殘酷自然界裏的真愛嗎?排除已有的解釋,結合台灣木蠊的生活方式,研究者提出了一個假說:這種詭異的結婚儀式,其實是為了讓台灣木蠊夫婦雙方都活得更好。


失去翅膀後,一對木蠊就會在朽木中打洞,建造自己的家,在此生兒育女。由於他們只能靠啃朽木為生,而且自然環境中,同族的密度比較低,離家另覓新歡大概率也覓不到,還可能餓肚子。不管是出於主動還是生活所迫,這些大蟑螂對婚姻十分忠誠,終生奉行一夫一妻


不用擔心對方出軌,台灣木蠊夫婦雙方的利益完全同步。無論哪一方獲得生存優勢,都意味著它們的後代能得到更好的照顧,從而讓自己的基因遺傳下去。而余生全在朽木中生活,台灣木蠊再也不需要飛翔。失去用處的翅膀不但可能阻礙移動,還需要費力清潔維護,一不小心就會沾染黴菌和寄生蟲——這翅膀,不如不要。


台灣木蠊夫婦互相啃咬翅膀,直到彼此都稱為折翼的蟑螂  | 參考資料[1],漢化:核桃苗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被你吃掉翅膀,然後和你在朽木洞中養育兒女,共度余生。”


這也許就是台灣木蠊眼中愛情的模樣吧。


參考文獻

[1] Osaki, H., & Kasuya, E. (2021). Mutual wing‐eating between female and male within mating pairs in wood‐feeding cockroach. Ethology, eth.13133. doi.org/10.1111/eth.13133

[2] Anderson, A. G., & Hebets, E. A. (2016). Benefits of size dimorphism and copulatory silk wrapping in the sexually cannibalistic nursery web spider, Pisaurina mira. Biology Letters, 12(2), 20150957. doi.org/10.1098/rsbl.2015.0957

[3] Bruce, J. A., & Carico, J. E. (1988). Silk Use during Mating in Pisaurina Mira (Walckenaer) (Araneae, Pisauridae). The Journal of Arachnology, 16(1), 1–4. www.jstor.org/stable/3705799

[4] Kadoi, M., Morimoto, K., & Takami, Y. (2017). Male mate choice in a sexually cannibalistic species: Male escapes from hungry females in the praying mantid Tenodera angustipennis. Journal of Ethology, 35(2), 177–185. doi.org/10.1007/s10164-017-0506-z

[5] Kinky Spiders Tie Up Their Lovers to Avoid Getting Eaten. (2016, March 11). Animals. 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nimals/article/160311-spiders-sex-cannibals-silk-animals-weird-wild-science

[6] Obata, Y. (1988). Behavioral and ecological studies on life history traits and familial relationship in the wood-feeding cockroaches Panesthia angustipennis spadica Shiraki, Salganea esakii and S. taiwanensis Roth (Blattaria: Blaberidae, Panesthiinae). Master of Science Thesis, Department of Biology, University of Tokyo.

[7] Prenter, J., MacNeil, C., & Elwood, R. W. (2006). Sexual cannibalism and mate choice. Animal Behaviour, 71(3), 481–490. doi.org/10.1016/j.anbehav.2005.05.011

[8] Schwartz, S. K., Wagner, W. E., & Hebets, E. A. (2013). Spontaneous male death and monogyny in the dark fishing spider. Biology Letters, 9(4), 20130113. doi.org/10.1098/rsbl.2013.0113

[9] Welke, K. W., & Schneider, J. M. (2012). Sexual cannibalism benefits offspring survival. Animal Behaviour, 83(1), 201–207. doi.org/10.1016/j.anbehav.2011.10.027


作者:核桃苗

編輯:麥麥


 一個AI 

521 快過完了,蟑螂也有愛情了,而你呢?

5.21想來個比心秀恩愛,殼醬帶你盤點自然界那些花式比心的小能手,帶你了解最新比心姿勢!

【福利】點贊下方視頻,並在下方視頻評論區留言”比心“,我們將從點贊並留言視頻號的粉絲中隨機抽取15位,送出視頻同款心鳥蛤貝殼!截止日期:5月24日15點


本文來自果殼,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如有需要請聯系sns@guokr.com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