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做難而正確的事”,是句毒雞湯?

管理的常識

以下文章來源於孤獨大腦 ,作者老喻的

孤獨大腦 .

關於思考的思考

要判斷一件事情是否正確,無法靠形式與感動來實現……

常識君|有話說


作者:老喻在加

來源:孤獨大腦(ID:lonelybrain)



01


一句話,或一個觀點,一旦流行開來,往往會不可避免地被簡化、被誤讀,就像任何一個科學理念都可能成為騙子和算命先生手裏的工具。


“做難而正確的事情”,是我也喜歡的一句話,這句話背後的主角、故事和講述者,都是我所仰慕的。其初衷是:


堅持做對的事情;

對的事情在於創造價值,而價值是稀缺的;

所以當你搞不清楚時,選較難的那條路。


然而,“做難而正確的事情”在某種程度上也開始被曲解,許多時候變成觀念上的陷阱。


例如:當人們在做很難的事情時,就會安慰自己在做“難而正確”的事情。


然而一件事情“很難”,並不意味著就是“難而正確”的。結果,當事人極可能在一件“難而錯誤”的事情上死磕,卻還心存幻想。


人們對於不確定性的恐懼,大於對當下受苦受累的恐懼。


由於正確和錯誤不是即時顯現的,也就是包含著不確定性;而“顯得很難”則是當下直接且具體的感受。


於是,許多人就不辭辛苦地用當下的操勞,來逃避對不確定性的“正確未來”的追尋。


“形式意義上的艱難”,經常是廉價的毒藥。更有甚者,有些人選擇了虛假的艱難。


脫離創造價值的受苦,經常是由自我感動和虛幻的儀式感構成的。就像在沙漠上“穿行”越來越成為商務人士的廣場舞。那只是一種看起來的、商品化的“難”,像是被夏爾巴人抬上雪山的登山者,和小學生被罰抄100遍文章一樣意義不大。


對比而言,一年365天堅持每個早晨在小區裏跑上十圈,不顧形式,沒有監督,自我激勵,也許更不容易。



02


當我說“做難而正確的事情的陷阱”時,並非否認這句話的價值。這是個非常了不起的思考工具。


如下圖,假如將“正誤”作為橫坐標,將“難易”作為縱坐標,會得到四個象限:



右上:不言而喻,假如條件允許,我們當然應該選擇“容易而正確”的事情。


右下:然而“寬門”人太多,“容易而正確”的事情會變得稀缺罕見,於是“窄門”成為選擇,也就是“正確但艱難”的事情。


左下:可是,太多人因為受“做難而正確的事情”這句話的鼓勵,陷在“艱難而錯誤”的事情裏,死磕到底不回頭。


左上:而熱衷於形式主義“受難”的人們,則是自我感動於“錯誤而容易”的事情當中,不能自拔。


過於簡化的雞湯往往變成了毒藥。


人們熱衷於分享成功人士的經驗,例如“主動逃離舒適區”,可結果是:除了失去舒適什麽都沒得到。


的確,富豪如埃隆·馬斯克一直在逃離舒適區,挑戰受虐區,問題在於他原本是那種在受虐區裏最舒適的人。


我認識一位超級有錢人,他每年只休息大年初一這一天。不是因為他要逃離舒適區,而是因為他不工作就不舒適。



03


“毒雞湯”毒在哪裏?


數學天才伽羅瓦說:“一個作家對讀者做的最大的惡就是隱藏難點。


就像人們總說“要做時間的朋友”,可時間憑什麽要做你的朋友呢?


又如“一眼看穿本質的能力”,你能用這能力去解個數學題或者當X光機用嗎?


思想之作為工具,不是武林秘籍,更不是屠龍術。


工具是中性的,例如均值回歸,復利計算,菜刀......甚至包括牛頓定律。


這裏的中性是指:人們試圖孤立地用這些工具在人類世俗環境裏(為了名和利)獲得競爭優勢時,通常是無效的。


這有點兒像市場有效假說。或者是量化交易裏因為太多人使用而失效的算法。


我想再次重申,本文標題並非是說“做難而正確的事情”是陷阱,而是說:隱藏難點,誤讀“做難而正確的事情”,可能會成為一個陷阱。


“用表演型艱難”來制造自我幻覺,也許將傷害更多的人。


反復強調這一點,是我寫《復利的謊言》(點擊鏈接閱讀)得到的教訓:並不是每個人都理解,“復利的謊言”不等於“復利是謊言”。



04


那麽,到底什麽樣的“難而正確的事情”才是對的呢?我這裏有一道有趣的題目,能生動地呈現這一觀點的價值。


小明喜歡打網球,有一天他爹對他說:如果你在三盤中連贏2盤,就獎勵你一輛車。


具體的規則是,小明以他爹和俱樂部冠軍為對手,但不能連續選擇一個人2次,所以只有以下兩種比賽順序:


A、爹-冠軍-爹;

B、冠軍-爹-冠軍。


冠軍的水平當然比他爹高。小明應該選擇哪種順序?


直覺上,當然應該選和水平弱的人打兩局吧。


總不能說,因為要做“難而正確的事情”,就選擇和冠軍打兩局?這個時候,從表面去思考毫無意義,你只能去計算。


為了更直觀,我假設小明對他爹的勝率是60%,對冠軍的勝率是20%。


選項A,順序是“爹-冠軍-爹”,計算如下:



如上圖,連勝兩局(包含了連勝三局)的可能性,標示為橙色,計算概率為:0.6✖️0.2+0.4✖️0.2✖️0.6=0.168


選項B,順序是“冠軍-爹-冠軍,計算如下:



0.2✖️0.6+0.8✖️0.6✖️0.2=0.216


因為0.168 < 0.216,所以,選擇和冠軍打兩局的“選項B”,獲勝概率更高。(以上計算用a和b替換具體的勝率數字計算結果是一樣的。)


似乎有點兒反直覺。


小明選擇看上去更難的對局,並非是因為要做“難而正確的事情”,只是因為這樣做更正確。



05


要判斷一件事情是否正確,無法靠形式與感動來實現,而是:


需要忍受不確定性,需要面向未來思考;

需要走入泥濘,需要做實驗做對比,需要不怕犯錯;

需要艱辛計算,需要深入鉆研某件事的專業和實踐;

需要基本功,需要不斷重復;

需要積累經驗但又不受限於經驗;

更需要耐心地等待,享受過程。


以上種種,都比“顯得難”而更難。


正如卡爾·維諾在《巴黎隱士》裏所寫:“我對任何唾手可得,快速,出自本能,即興,含混的事物沒有信心。我相信緩慢,平和,細水長流的力量,踏實,冷靜。我不相信缺乏自律精神,不自我建設,不努力,可以得到個人或集體的解放。


來源:孤獨大腦(ID:lonelybrain)



延伸閱讀

推薦語:本書將復雜系統中起關鍵作用的樞紐節點與體現決策思維的博弈論做了開創性的結合,構建了系統性的決策思維體系。通過博弈結構的變化,即升維,能突破“囚徒困境”;與一般運營決策不同,戰略、創新和危機管理都屬於博弈結構維度變化的典型形式。


【猜你喜歡】


【更多精彩】


在公眾號對話框發送以下關鍵詞

查看更多優質內容!


德魯克 | 稻盛和夫 | 陳春花

明茨伯格 | 宋誌平 | 拉姆查蘭

戰略管理 | 企業文化 | 團隊管理 | 市場營銷 | 領導力

職場溝通| 時間管理 情緒管理 學習方法 認知提升

人力資源 | 職場箴言 | 書單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