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遊穿岩山

瀟湘獨行客 瀟湘孤行客

        五月二十五日八點,從長沙出發,一路陰雨綿綿。

        在漵浦縣城吃過中飯,大巴車沿G241一路南行,到達穿岩山假日酒店已近兩點。

       穿岩山假日酒店位於漵水的東岸,外表看上去有些普通,但房間寬大,裝修也很考究,從洗漱台上有趣的卡通口杯和獨具匠心的微型盆景就可窺見其服務的用心,透過巨大的玻璃窗漵水就在窗外流過,江水平緩,呈一種深重的青色,這種顏色你可能只在貴州的荔波、新疆的禾木見過,不錯,就是這種天堂的青綠。對岸的山看上去並不高,細雨中山峰上白霧茫茫,天空淡雅泛出些許淺蘭,有天青色等煙雨的味道。

        穿岩山三年前和同學一起自駕來過,留在記憶中的就是楓香瑤寨的篝火派對,酒後的狂野,還有雁鵝界民居夜晚風吹樹林的沙沙聲,那是難得的一份清靜和安寧。


2019年在雁鵝寨民居陽台看到的風景


        房間裏一本攝影集《雪峰山之魂--雁鵝界》,精美的攝影作品對我這個攝影愛好者很有吸引力,還有一本張建永的《行走的樹》,讀書才知道張建永曾擔綱《張家界·魅力湘西》總策劃、文學撰稿。退休後的四年裏,他跑遍武陵山和雪峰山區的幾十個縣、數百個村莊。在晃蕩的旅程中,他化身為一棵“行走的樹”,一路用微信記錄所思所感,寫下了一百多萬字考察筆記。他的文章寫得看似隨意,可他的文字、他的生活態度、他的內心深處的情感都深深吸引著我。下午我泡一杯茶,靜坐窗前,就這樣,一會看看書,一會呆呆地看著雨點打在河面上,度過了下午兩個小時的慢時光

        傍晚,我們去了楓香瑤寨,這裏有無邊際高山遊泳池,泳池一面緊靠山崖,水面如鏡倒映著遠處的山巒。遊人不多,籠罩在雨色中的山景更是朦朧,在這用過晚餐,天色慚暗,山上的燈亮了起來,溫暖的黃色在這青色的山野讓人感覺溫暖。


喝一杯熱茶,看山色有無中(回來看照片才想起此處應該有人)


冷雨中溫暖的燈光


        第二天,我醒來時,天還未亮,雨還在下。

        等天亮我就穿上雨衣、雨鞋順著漵水沿公路去尋找風景,清新的空氣、清涼的晨風、瀝瀝的小雨、寧靜的山谷,一個人的獨行別提有多愜意。

        漵水上的橋梁很有特色,多為黝黑透著古樸,拉索橋上鋪著的厚木板經風雨的侵蝕寫滿了歲月的滄桑,這裏曾是紅軍長征經過的地方,在很多橋上還習慣性的插著紅旗,在青山綠水之間,純厚斑駁的老橋,點綴著鮮艷的紅旗是一道很特別的風景。


老石橋


紅軍曾從這裏過


橋上走來一個人


漵水倒映著老橋


滄桑的記憶


        早餐過後,隨隊爬上了穿岩峰,領略過玻璃滑道的刺激後,又來到了雁鵝界古村落。這裏上次來的時候曾在這住過一晚,所以我沒有隨隊而行,正是春耕時節,在霧氣升騰的遠山背景下,農耕也成了畫卷,在一片翠綠中我還發現了一塊夢中田園,黛瓦青山,老屋新綠在這裏和諧而統一。


兩只喜鵲鳴翠綠


春耕正忙


高山農耕圖


夢中田園


古老的村寨


田中蓑笠翁


遊人


青山


        下午,雨終於停了,登上玻璃橋,極目遠眺,漵水在腳下盤旋,象一條綠色長龍,茶馬古道伴江蜿蜒,在綠樹叢林中時有時無,頗有極目楚天,英雄豪邁之感。


兩岸青山相對出


漵水上的玻璃橋   


伴江蜿蜒的茶馬古道


        三天穿岩山的重遊,時間匆匆,其實穿岩山還有很多其它的景點,特別是有一個正在開發的梯田我是很想去的,意猶未盡,留有余味,說不定是為我的三次重遊埋下的伏筆。

文章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