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文裏的風景•26】不遊天子山,枉到武陵源

黃托行攝





晉陶淵明《桃花源記》載:武陵漁人誤入桃花源,只見“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發垂髫,並怡然自樂……”村人自稱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遂與外界隔絕。後漁人復尋其處,“迷不復得”。此後,“武陵源”借指避世隱居的地方。

武陵源是一個充滿文化底蘊的稱謂,也成為超凡脫俗世外桃源的代名詞,不少文人墨客的作品中都有提及。最早發現武陵源的是唐朝大詩人王維,他在《桃源行》曰“居人共住武陵源,還從物外起田園”。李白的詩中有“功成拂衣去,歸入武陵源”,王安石的筆下有“歸來向人說,疑是武陵源”。至明朝,戲曲家湯顯祖在《牡丹亭•尋夢》寫道:“為甚呵,玉真重遡武陵源?也則為水點花飛在眼前。”

武陵源,世界自然遺產、世界地質公園,位於湖南省西北部,由張家界、天子山、索溪峪三大各具特色的風景區組成。這裏遍地奇花異草,蒼松翠柏;奇峰異石,突兀聳立;溪繞雲谷,絕壁生煙;飛瀑流泉,山水輝映。精美絕倫的自然畫卷自然會留下不少膾炙人口的吟詠佳句,如贊譽天子山的:“不遊天子山,枉到武陵源” “誰人識得天子面,歸來不看天下山。”再如贊美黃石寨的:“不到黃石寨,枉到張家界。”還有人這樣評價黃石寨:“五步稱奇,七步叫絕,十步之外,目瞪口呆。”

2001年4月,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考察張家界森林公園、吉首大學等地,寫了一首七言律詩,題為《重訪湘西有感並懷洞庭湖區》:

湘西一夢六十年,

故園依稀別有天。

吉首有材弦歌盛,

張家界頂有神仙。

長街攘攘人丁旺,

童山濯濯心怏然。

浩浩湯湯早日現,

郁郁蔥蔥夢始圓。

詩中表達了總理熱愛故鄉、關注環保、心系祖國人民的赤子情懷。

著名作家沈從文遊張家界的黃石寨、金鞭溪等景點,稱其:

險極腰肢寨,

幽深金鞭溪。

更上黃石寨,

一覽眾山低。

還有些文人如楊國湘在《武陵仙境》說:

王嶽精靈聚,

三山紫氣凝。

仙境何處有,

武陵源上尋。

再如艾定增的《張家界行》:

曉登黃石寨,

暮宿金鞭岩。

崖如刀削出,

山似斧劈開。

雲從腳下起,

日自嶺邊來。

欲隨溪水去,

何處是蓬萊?

至於索溪峪,曾入選小學語文教材。課文《索溪峪的野》第一自然段開門見山點出了索溪峪的特點:“走進張家界索溪峪,腦子裏只剩下了一個字:‘野’”。

接下來,課文從“山是野的”“水是野的”“山上的野物更是野性十足”以及“在這樣的山水間行走,我們也漸漸變得野了起來”等方面描繪索溪峪獨特的美景,表達了作者暢遊於大自然時愉快的心情和對祖國壯美山川的熱愛。

寫這篇文稿時,我又重新品讀了這篇課文,心似乎也漸漸“野”了起來……




文章推薦